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菲佣来了,花钱也买不到好服务的保姆业有压力了

晓看2019-07-09 09:26:37

他们被视为新时代菲律宾的国家英雄。



杭州蓝色钱江保姆纵火案,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家政市场良莠不齐,要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好保姆,真的太难了,哪怕号称“高端”的家政中介,也有可能把莫某晶这样的恶保姆介绍给你,而你对她的人品和背景一无所知。

花钱也难以买到好服务,是中国中产阶级遇到的最大尴尬。即使是蓝色钱江价值3千万的豪仔,也存在消防设施不灵,物业管理松懈的问题。这说明我们的许多服务业完全是建立在粗放的基础上,根本没有实现真正的职业化。

市场化和职业化不是一回事。职业化是指服务水准、流程、态度、责任意识都处于一个专业的、标准化的水平之上。职业化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形成的,我们目前的家政行业,却恰好是有市场而无竞争。真正的市场化是价格决定质量,而在中国,找一个好保姆,相当于摸彩票。

昨天,菲律宾星报的一篇英文报道提到,该国劳工部副部长杜米那正在与中国大使馆相关工作人员紧密磋商,准备正式向中国输出菲佣,首批将向包括北京、上海、厦门在内的5个中国大城市输出菲佣,预计其中高端菲佣的月薪可以达到10万比索月薪(约合人民币1.3万)。鉴于中国家政服务业的低水准,这个消息迅速得到媒体关注,各大网站都进行了转发。

保姆在中国有着旺盛的需求。目前中国的家庭结构还是以双职工家庭为主,工作一方面是收入来源,另一方面也是个人事业所系。夫妻两人其中一个全职在家带孩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的还是太少。这样的家庭,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心态上要接受照顾家庭也是事业,二是工作的一方收入足够支撑全家人的生活,这样的家庭并不多。

旺盛的需求带来了泥沙俱下,家政行业钱太好赚了,绝大多数家政公司要做的就是把保姆介绍给雇主,其他基本不管。家政公司门口一般排着两个长队,一个是雇主,一个是保姆。供需两旺的前提下,就业门槛悄然降低。

家政公司在对保姆进行介绍的时候,很少能对保姆的背景进行认真调查,甚至由于利益的关系,还会替保姆隐瞒黑历史。莫某晶是被上海一家高端中介公司介绍给被害人一家的,她被上家辞退原因,就是被发现盗窃同事钱物。这段历史中介公司应当知情,但中介公司依旧把莫某晶介绍给了受害人一家,目的就是为了赚点中介费。把关不严仅仅是中国保姆市场管理混乱的一小部分,其揭示出来的真正问题在于保姆行业的非职业化。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无论是雇主还是保姆,都没有真正把保姆当成一个职业来对待,没有谁会把做保姆当成人生的职业追求,总觉得低人一等,不是一份有尊严的工作,仅仅是一种临时性的帮工而已。所以,保姆的主体就成了来自农村的家庭妇女,素质普遍不高,喜欢凑在一起议论张家长李家短。

职业性不够导致技能缺失,因为饭菜口味、生活习惯、私密空间等而频频发生矛盾,而对于这类矛盾的处理,又都缺乏职业化处理的能力,更没有什么标准化的服务质量评定体系,完全靠双方互相磨合,磨合不了就各自散伙,留下一地鸡毛。

菲佣则完全不一样,菲律宾政府从战略层面上把菲佣当成国家品牌来运作,国际社会称其为“最专业的保姆”,政府大力推动当地教育机构开展保姆专业化培训,中学和大学都开设有家政课,短期培训班更是比比皆是。据报道,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对菲佣提供的培训和考核主要包括两部分,一个是技能培训,一个是语言文化培训。

技能培训规定,菲佣必须在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署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216个小时的技能培训,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家政服务人员。技能培训课教各种常见的家用电器的用法,如洗衣机、微波炉、吸尘器等等,还要求学会洗熨各种面料的衣物、清理房间、根据菜谱烹饪适合雇主口味的饭菜,还要学会照料老人和儿童。语言和文化课的培训主要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中文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五门课程及其他一些课程,课程内容包括问候、时间、数字、厨具和电器名称、食物和调料名称、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

他们被视为新时代菲律宾的国家英雄,纳入菲律宾驻外大使馆领事保护重点人群,出入海关有专用通道,甚至每年圣诞节菲佣归国探亲时,政府都会在首都国际机场为她们铺红地毯,总统亲自接见其代表。在全球1000多万菲律宾海外劳工中,菲佣可以占到近30%。每年菲佣汇回国内的钱,成为菲律宾主要的外汇收入来源之一。所以,在菲律宾,做保姆并不低人一等,而是被当成正当职业,他们人格上与雇主能做到平等相待,但又能保持职业化所要求的服务和距离感。这样的专业化的保姆,对中国大陆躺着挣钱的粗放式家政公司来说,是最大的冲击。

在海外,菲佣并非高端家政服务的代名词。香港外籍家政工(主要就是菲佣)的月平均收入为4010港币,相当于人民币3500元左右,并非高不可攀。报道中提到月薪上万,可能是菲佣中的高端保姆。但对于中国大陆市场来说,3000-5000元左右才是比较合适的价格。试水成功之后,菲佣进入中国市场的价格将更加让人接受。

实际上,通过各种途径非正规进入中国市场的菲佣已经不少,但由于存在非法务工的风险,雇主要承担很大的法律责任,一旦被发现会处以高额罚款。而且,通过这些渠道引进的菲佣,水平能力参差不齐,来源五花八门,许多都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专业训练。如果政府向菲佣全面开放市场,以竞争倒逼规范,中国的保姆市场会不会靠谱一点?

2003年9月,当时的衢州市委书记蔡奇,就曾经亲自带领20名衢州保姆,在杭城的之江饭店召开推介会,向杭州市场推出衢州保姆。多少年过去了,中国保姆的品牌没有竖起来,多少反映了保姆市场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