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上海月嫂工资1.3万,薛帅说:更好的工作在这里……

三声道道2021-11-24 09:54:39

他在华为干了近10年后,为了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出来了。在做公益、做户外、做学生的同时,瞄准了互联网创业的新风口,一不小心,弄出个家政信息服务行业的NO.1,其间也经历过内部的分歧与矛盾,但现在来看,似乎已找到成功的方向。

薛帅,一个80后创业暖男,他的名片上最显著的并不是“创始人”或“CEO”,而是“薛阿姨”。当一个阳光大男孩把这张名片放到你眼前,你会忍俊不禁,但瞬间意会他的创业定位。我们的聊天也就由此开始。

珠峰:比任正非多爬1000米

先来一段老套路。


三声道问薛帅:“能不能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创业经过和历程。”


一听,哇,有点意思了。

薛帅在中国最牛企业之一的华为工作过近10年。最近华为辞退34岁以上员工的传闻,在业内可是闹得沸沸扬扬,可谓风口企业。


为此,华为老板任正非身体力行,他从尼泊尔爬珠穆朗玛峰至海拔5200米,并感叹一声,真不行了,勇不如当年呐。不过他强调,只要身体还能承受,就会去最艰难、最危险的一线看望华为员工。


任正非在泰国、尼泊尔等地对华为员工发表演说,“华为是没有钱的,大家不奋斗就垮了,不可能为不奋斗者支付什么。30多岁年轻力壮,不努力,光想躺在床上数钱,可能吗?”


神奇了。薛帅工作过的地方,竟然就是任正非此次发表演说的地方:东南亚地区,更神奇的是:薛帅也从尼泊尔爬过珠穆朗玛峰,高度是6000多米,比任正非这次多了1000多米。


薛帅为何会从华为出来?不会是被“逼退”的吧?

学霸的创业路

薛帅当然不是被辞退的,他主要是想换一下空气。


在华为上班之前,薛帅在暨南大学上了三年的本科。对,就是三年的本科,本来正常应该是四年的,但他只用三年就毕业了,时间是1998年至2001年,跳级毕业。


在暨南大学时,这个80后颇有雄心壮志:学了两个学位,第一学位是经济学,第二学位法学,后来为了提前毕业,只好舍去第二学位。


在打拼了近10年之后,2010年,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薛帅离开了华为。


想做点事的薛帅当时做了不少事,比如参与和组织具有公益性质的NGO活动,并因此得到了民政部和上海民政局的资助,他还组织了户外俱乐部,组织喜欢登山的爱好者四处冒险。


与此同时,薛帅还干了一件说起来好笑的事:花了两个星期,突击考研,并且选择了此前从没有学过的美术学专业。


竟然考上了!问他,难不?他回答:难。


一边公益、一边户外、一边上学,成了薛帅另类人生。


2013年,薛帅发现了一个很意思的问题:在公益调研中,他们问受访者两个问题:1、你有没有用过家政服务,结果95%的受访者回答,用过;2、你能不能列出你知道的家政公司名称,95%的受访者说,不知道。


这是两个巨大的反差,这个反差,让薛帅和几个朋友看到了商机,于是在2013年创立了云家政,并获得天使轮投资1000万元。

痛苦的坚持

2014年,正是中国互联网创业最热,也是资本最疯狂的一年,恐怕没有之一。

在如此大环境下,云家政也和其他网络创业公司一样,获得了资金的注入,当年它就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投资有了,公司内部矛盾却激化了。竞争对手疯狂开店的有之,疯狂并购的有之。手上有钱的云家政内部也有要开家政店面的主张,然而薛帅却并没有为之所动,坚持要走信息平台的路线,要做类似新美大、淘宝这样的平台。因为这才是云家政创立的初衷,也是薛帅认为最有可能成功的路径。


内部的分歧令薛帅夜不能寐。“好在有家人帮助减压。”


2014年的投资热潮退去,2015年中国的O2O企业又面临着另一种待遇,投资突然遭遇寒潮,许多企业倒闭,业内一片看衰O2O的未来。


“云家政也遭遇到许多质疑,我都有点莫名其妙,他们为什么要把云家政归为O2O企业?”薛帅躺枪了。


不过,即使在2015年的互联网投资寒冬,云家政依然获得了B轮融资1亿元。薛帅带领云家政,按照自己的步调向前走。这种坚持令云家政看到成功的曙光。当一些挂牌新三板家政企业还在为扭亏而“痛苦不堪”之时,云家政已踏上盈利之路。

云家政最新报告显示:

云家政平台日均订单量突破20000+单

在临时保洁订单中56%用户习惯当天预约上门服务

截止2016年11月,云家政全国线下合作门店达8000+家,平台实名认证阿姨达53W。

管家服务卡销售额突破3000W。

“去年我们已经实现盈亏平衡。”薛帅的业绩压力轻了许多。

消费升级中的巨大商机

家政业无疑是个有巨大潜力的市场。


商务部2015年家政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指出,整个行业市场规模已突破2万亿,从业人员接近4000万。


“上海的月嫂工资达1.3万元,这还不是最好的工作,育儿嫂的工作更好。”薛帅向三声道介绍,当前上海的育儿嫂的工资在6000-7000,考虑到上海的租房成本,实际上,包吃包住,育儿嫂的待遇在1万元以上,并且工作相对轻松,只要偶尔做做家务。一般的保洁阿姨,他们的工资每个月也有5000-6000。


家政市场那么庞大,那么多从业者,目前A股却没有出现一家上市的家政公司。


“家政行业亟需产业的升级。”薛帅希望云家政能够推动家政行业的品牌升级、产业升级。


家政行业是人对人的服务,服务产品往往非标准备化,特别是许多从业者,都是从农村来的阿姨,她们可能有数十年的从业经验,但在文化、意识等各方面,却存在较大的缺陷。

薛帅表示,云家政可以在三个方面,推动家政产业的升级。


首先就是信息化。云家政可以对家政公司进行信息化改造,使得各地的家政公司都能连接到线上,其信息也会透明化。


其次,就是链接。云家政平台不仅帮助门店更好地管理家政阿姨与客户,也能帮店面导入导入线上流量与订单,提高家政阿姨碎片化时间的工作效率,增加阿姨与门店收入。


第三,体验升级。我们可以实现“零成本”挑选阿姨,这个零成本包括:时间零成本、经济零成本,还有可靠的家政保障。


薛帅进一步解释说,通过云家政平台,客户可以有多达5次的挑选阿姨机会,通过试的方式,客户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家政服务阿姨。


“合适的才是最好的。” 薛帅认为,家政服务中的合适是试出来的标准化,是符合每个家庭的个性化定制服务。在试的过程中,云家政的服务阿姨都是买了人身财产意外险的,其从业背景和个人信息也都经过审核,所以在安全保障上,客户可以更放心。

创新、扩张、再融资

“家政服务是很复杂,我们也是在痛苦中不断试出来的。”薛帅表示,家政行业的产业升级,要一步步推动。比如产品新方面,云家政就通过总结经验,进行了大量创新尝试,特别是在管家服务平民化方面进行了创新。


“我们推出的家政服务卡销售额已突破3000万。”薛帅向三声道记者透露,云家政针对不同的客户,推出了不同的管家服务,这种服务就有点像水电费一样,许多家庭都请得起,200元、300元的管家服务卡都有,客户可以依据自己需求,选择不同的管家服务。


“除了产品创新,我们今年还要在规模上有较大突破。”薛帅透露,今年上海计划1000家店面换招,北京也计划有1000家,而在全国范围内,云家政要在100个城市,与10000多家门店合作,阿姨数量也会达到 100万以上。


薛帅在家政金融上也有想法。“我们会实现统一的支付,以每个阿姨年收入6万元计,100万阿姨的资金量就达600亿元。薛帅看到了新的潜在市场。


云家政也会继续融资,薛帅希望2019年有可能上市。


薛帅和三声道记者口干舌燥狂聊了两个多小时,双方有相见恨晚的那么一点意思,都还想继续聊下去,无奈时间不许,于是约定,在3月3日的上海家庭节上,不见不散!


免责声明:

1、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三声道及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和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2、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