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头条 |“毒保姆”事件触目惊心 找保姆再难也不能"三无"

张掖市巾帼家政2022-06-26 07:01:02

点击“阅读全文”查看更多资讯!


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渐提高,人类的寿命也在不断延长,老龄化已经是全人类的问题,而我国也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如何养老,成为很多人关注的话题。
我国很多人受传统观念影响,难以接受将老人送去养老院养老,作为老人自己,也不愿意离开自己熟悉的居住环境、搬入陌生的环境与陌生人相伴。所以,子女亲自照顾老人成为我国目前主流的养老状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居家养老”。这种养老形式对于老人来说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日常生活的便利上来看都非常好,不过对于要照顾老人的家里人来说,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处在高压力工作状态下的子女,更是很难抽出时间陪伴家人,所以请“保姆“成为大多数人的选择。但是......


真实案例:

杀害百岁老人保姆真面目:短时间杀死老人再换目标

广州的阿兴(化名)怎么也想不到,两年前为99岁的父亲请来的一位保姆,竟成为了夺取父亲性命的杀人魔。

  在保姆照顾阿兴的父亲仅仅14小时后,父亲就突然暴毙。有亲友认出了这个奇怪的保姆,曾有另一名雇佣了这个保姆的高龄老人,也在一天之内暴毙……

  最终,警方调查发现,保姆陈宇萍涉嫌谋杀了阿兴父亲。

  近日,广州市中院一审判决陈宇萍死刑。

  这一桩谋杀案也牵出了背后令人震惊的“毒保姆”陈宇萍杀人牟利真相——

  为了挣快钱,在短时间内将老人杀死,并“按行规”仅工作几天,就可以收取一个月的工钱,再迅速更换下一个目标。

  ▲陈宇萍曾打工的保姆中介公司

  红星新闻记者前往广州,深入陈宇萍曾打工的保姆中介公司了解到,在业内,照顾高龄、大病久病老人的活路,被称为“执死鸡”。这种活一般保姆都不太愿意接,而陈宇萍却专门接“执死鸡”的活,“名声在外”的她,被唤作“鸡萍”。

  而“鸡萍”并不是个案, “毒保姆”也不止她一人。保姆何天带与陈宇萍工作的中介公司,相距很近。2015年12月24日落网后,何天带曾承认在做保姆期间杀害过10名老人。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独家采访到陈宇萍老公、第一个站出来撕开“毒保姆”真相的受害者家属,揭开这个在老公眼中“文静内向”、在雇主眼中“老实勤快”、在同行眼中“不爱扎堆”的杀人保姆的真实面目。

  勤快老实的保姆

  竟是请进门的“死神”

  “如果不是我,这个陈宇萍可能还会在外面杀人。”阿兴(化名)坐在桌前,将手里的烟头摁熄。

  广州番禺樟边村的阿兴是最早判断出陈宇萍可能杀害了自己父亲,也是第一个将陈宇萍涉嫌杀人的真面目揭开的人。

  ▲阿兴

  2015年,阿兴的父亲已是一位99岁高龄的老人(阿兴解释,由于身份证上年龄误填,故一审判决书上,父亲年龄为97岁),他的身体很好,能走路、吃饭,还能看电视、读报。母亲去世后,父亲独自住在老宅里。家里本来有一位长期雇佣的保姆,但因家中有事就请辞离开了。

  于是,阿兴的妻子和嫂子,只得立刻赶往番禺一条有名的“家政街”——解放路,为父亲另请一位新的保姆。然而,谁知道,这一请,竟把“死神”请进了门。

  第一次来到家政街,阿兴的妻、嫂两人选择了一家 “老字号”的保姆中介公司。在店里,她们向中介人员大概描述了父亲的情况,“99岁,独居……”听到这里,坐在大厅里的一位50岁左右的保姆立刻站起来,自告奋勇地说希望能照顾老人。阿兴的妻、嫂从这个保姆口中得知,她有多年照顾高龄老人的经验,便没有多想,高兴地雇佣了这个热情、有经验的保姆。

  这个保姆,就是“鸡萍”陈宇萍。

  在一起回家的路上,陈宇萍提出“不管我是做一天还是两天,老人去世了,你们就要给我一个月的工钱”。

  上午十点,陈宇萍来到阿兴父亲家里。谁知道,就在凌晨2点,仅仅14个钟头以后,阿兴就接陈宇萍的电话,称老人去世了。

  在前往父亲老宅的路上,阿兴就觉得不对劲,白天哥哥还守着父亲吃香蕉,陪着他饶有兴致地看电视,老人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去世?

  ▲阿兴父亲居住的老宅

  在见到父亲遗体的那一刻,阿兴的疑惑更强了:

  一般老人去世,手脚都打得很直,而我父亲双脚却弯曲着,像经历过挣扎。

  而在一旁的保姆陈宇萍,却表现得若无其事。

  随后,阿兴正准备将父亲的遗体从二楼移动到一楼,陈宇萍熟练地挽起袖子,称要帮忙搬动,出于直觉,阿兴果断地拒绝了。

  老人凌晨2点去世,6个小时后,陈宇萍就已经收拾好行李,开始索要工钱了。很快,家里的其他亲戚都赶到了,当晚9点,有亲友认出陈宇萍,说自家也有一位老人曾经雇佣了她,早上10点出院,晚上6点就去世了……

  盘问保姆事发前后

  淡定应答却漏洞百出

  凭借直觉和亲友的提醒,阿兴对陈宇萍的怀疑,已经非常强烈了。阿兴以“火化后再给你钱”为由,请陈宇萍去旁边村委会里坐坐。同时,立即通知了驻村民警。

  驻村民警通知法医,提出为老人做一个初步尸检,并与阿兴一道,把陈宇萍控制在办公室中。在办公室里,陈宇萍坐在沙发上,阿兴拿出纸和笔,开始盘问从她进门到父亲去世前的每一分钟,她都在干嘛。

  在回答间,陈宇萍漏洞百出——

  陈宇萍曾说自己给老人熬过粥,而阿兴在检查家中厨房时,并未发现任何熬粥的迹象;陈宇萍曾说用轮椅车将老人推到床边、服侍就寝,而阿兴父亲卧室进门有个拐角,轮椅是无法推进去的;服侍老人就寝后,陈宇萍称自己在客厅看电视,而当阿兴问及看的哪个台哪个节目时,陈宇萍也答不上来……

  这时,法医打来电话,告诉阿兴,老人颈部有伤痕,口腔中有血,初步怀疑系人为窒息死亡。

  “她是个高手啊。”阿兴感叹,“我在盘问的过程中,她非常淡定,即使答不上来,也丝毫没有慌乱。”阿兴形容,陈宇萍的表现“不像是刚杀了一个人,只是杀了一只鸡”。

  陈宇萍涉嫌杀害阿兴父亲的事情败露后,很快,阿兴发现,附近有多家老人,都有可能曾被陈宇萍下毒手。“我曾经想过联合这些受害者家属,但很多家属都不想再谈这个事了。这些老人一般都是病危,家属也不想再追究。”

  阿兴一人,便成了村里跟陈宇萍死磕到底的人。

  阿兴回忆,,他见过一次陈宇萍,“她还是一副淡定的样子。”阿兴表示,陈宇萍事件已过去两年了,这是自己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

  这个事,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伤心也伤过了,现在我能做的,就是每次给父亲扫墓的时候,告诉他,凶手已经抓住,安息吧。

  “老实勤快” 雇主眼中的陈宇萍

  同村阿方(化名)的80岁母亲,也经陈宇萍服侍仅三四天后,就去世了。在不到一周的短短接触中,阿方曾认为,陈宇萍是个老实勤快的保姆。

  做事的时候,我们喊她,她手脚很快的,很麻利地就把事情做好,没有半点怨言。

  平时,陈宇萍话也不多,阿方觉得她挺踏实。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老实又勤快的保姆,竟然趁着深夜阿方睡去,掐死了睡在隔壁屋的母亲。

  事情过去了两年,直到现在,樟边村里的村民,还有人记得陈宇萍,冯大爷说:“以前还看到她推老人出来晒太阳,挺和善的一个人,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毒妇。”

  “内向文静” 丈夫眼中的陈宇萍

  陈宇萍的老家在英德市大湾镇的一个村里,距离广州近200公里。红星新闻记者来到这个客家村打听,才知道陈宇萍当保姆杀人一事,在村里已人尽皆知。

  在乡亲们眼中,陈宇萍的口碑并不好。她20多年前嫁到村里,几乎一直在外打工,偶有回家,也从不和乡亲们聊天。

  “她做出这种事,还是觉得挺意外的。”一个村民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很少回家,即使回来了,也都闷在家里搞卫生,从来不和我们一起玩,我在这个村里呆了几十年,很少见到她。”

  该村一位大爷说:“早年村里有传闻,说陈宇萍手脚不干净,要偷东西、偷钱。”

  记者向村民们打听陈宇萍,虽然她并不常呆在这里,但谈起她,大家都给出了负面评价。

  ▲陈宇萍老公

  倒是说起陈宇萍老公阿强(化名),大家纷纷表示:“她老公人真的挺好的,就是喜欢打牌。”村民们都表示,阿强和陈宇萍感情一直不好,“我们估计他根本不知道老婆在外面杀人。”

  “阿强虽然和老婆的关系不好,但在老婆出事以后,他还到处借钱,帮老婆打官司。”阿强邻居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出事以后,阿强跟我讲,他也不知道老婆的性格是这样的。”在邻居的带领下,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了正在麻将桌上忙活的阿强。

  谈起老婆陈宇萍,阿强情绪已没有太多波澜。这两年来,他从没接受媒体的采访,“一审结果下来后,我现在请律师再上诉,毕竟还有两个孩子,她是孩子的妈。我也知道她被判了死刑,但是还是想争取点时间,让孩子多看看母亲。”

  在阿强眼里,陈宇萍是一个内向文静的妻子。

  她话很少的,常年在外面打工,有时候甚至一年也不回来,偶尔回来,也不会和我说话。她在外面挣的钱,也不会给我。久而久之,她的事,我也不过问了。

  阿强回忆,两年前,案发后,他根本不敢相信,“我们二十多年前经人介绍结婚,虽然感情一直不太好,但是她在我眼里性格还是很文静的,不是那种张扬毒辣的人,我怀疑会不会是她一时失手,误杀了人。”

  “不爱扎堆” 同行眼中的陈宇萍

  在广州番禺解放路上,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了陈宇萍曾经长期合作的这家保姆中介。记者看到,这家店的招牌上还写着“老字号”、“20年老店”等字样,但店名已做了更改,不难看出“毒保姆”给这家店带来的冲击。

  ▲陈宇萍工作过的保姆中介公司

  店里,老板不在,刚上岗一个月的店长并不清楚曾经陈宇萍的故事,她只是表示:“保姆们平时就在店里坐着,有雇主上门,讲了情况,觉得合适他们就自己接洽,我们一般就登记保姆的电话和身份证。”

  在这条街上,有很多家保姆中介公司。红星新闻记者向另一家保姆中介公司的老板打听“执死鸡”的行规时,一提到“陈宇萍”三个字,老板和在店里打扑克的保姆们,都纷纷表示“‘鸡萍’嘛!知道她的!”

  其中一位保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陈宇萍在这条街上来来回回做保姆,很多年了。她平时不爱扎堆,其他保姆在店里等待雇主上门时,都喜欢聚在一起打扑克、聊天,但陈宇萍从不参加,所以大家对她的印象,仅停留在“偏爱执死鸡”、“不喜欢说话”上。

类似案例:
北京瘫痪老人遭保姆虐待:捆手封嘴胳膊掰骨折

安先生雇佣保姆梁某照顾自己年迈瘫痪的老母亲。老人哭诉梁某对她胶带封嘴、绳子绑手,甚至掰断了她的手臂。

得知要被辞退,保姆对老人下手

家住北京西城区的李奶奶年事已高,有时清醒有时糊涂,患有风湿病瘫痪在床,生活难以自理。为此,李奶奶的儿子安先生从家政公司雇佣了梁某来照看老母亲的日常起居。

刚来家里时,梁某表现很好,但是没过多久就出了问题。由于梁某抽烟,并且过年期间不能留在北京照顾老人,李奶奶的家人就想换个保姆。梁某得知后说:“不让干我就走。”

有一天,安先生回家,看见母亲的双手手腕处都贴上了膏药,膏药外面还附了一层宽胶带。安先生问梁某是怎么回事,梁某说因为老人痒痒总抓,她怕老人抓破了皮,所以给贴上了膏药。可是,梁某的解释并未打消安先生的疑虑,他再仔细看,发现老人的嘴角还有些红肿,便猜测是保姆打了老人。

当天下午,安先生就去买了一支录音笔放在家中。录了两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到第三天,他在录音中听到母亲恳求梁某不要打她的声音。听到这儿,气愤的安先生立即找到梁某质问。梁某一口咬定只打了一下老人的手。安先生当即跟梁某结了账,让她离开了。

老人向新保姆哭诉,道出实情

在梁某被辞退后的第二天,新保姆张女士就来到了李奶奶家。李奶奶向张女士哭诉,说梁某用胶带粘住她的嘴,用绳子绑住她的手,还掰她的手臂。

张女士听罢,赶紧将此事告诉了安先生。家人带着李奶奶到医院检查一探究竟,经过诊断,李奶奶双前臂尺桡骨骨折,左前臂有明显的线状瘀斑。

安先生回想起梁某给老人手腕贴上膏药,哪是什么怕老人抓伤,分明是因为那个部位有伤痕,怕家人看到。

证实了老人的伤情后,家人立即向警方报了案。

虐待证据充分,保姆被批捕

李奶奶的陈述以及视频录像、法医鉴定、录音记录、证人证言等,证实了梁某有虐待李奶奶的行为。,对梁某批准逮捕,。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是指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行为。

该罪是《刑法修正案(九)》新设的罪名之一,此前刑法中虐待罪的主体仅限于家庭成员之间,这就使得大量非家庭成员之间存在的被监护、看护人遭受虐待的现象不能定罪处罚。对此,《刑法修正案(九)》新设了这项罪名。

大兴79岁老太太也遭保姆虐待

胶带粘嘴,绳子捆手,还把老人手臂弄骨折了,怎么下得去手!无独有偶,独居在北京大兴的一位79岁老太太,最近也被发现遭到了保姆的虐待。

老人的大女儿在给老人洗澡的时候发现,她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家人觉得不放心,于是装了一个摄像头看看,不看不知道,原来,家中保姆竟然常常对老人进行辱骂,掐捏,推搡,甚至拽头发,行为十分恶劣。

据悉,老人患有老年痴呆,于是家属通过私人介绍雇佣同住一栋楼的保姆照顾老人,该保姆照顾老人已有一年多时间,没想到,背地里竟然是这么“照顾”的。

老人大女儿说,家属去看老人,就给老人买很多吃的东西,结果都进了保姆的肚子,每天给老太太订的奶,保姆也自己喝了。

老人家属对记者表示,目前该保姆已被辞退,家属与保姆私了,尚未报警。


恐怖保姆毒杀老人 19个月内9名老人疑因她暴毙
     

一名恐怖保姆毒杀老人案件震惊全国。这位保姆为了早结工资,照顾老人仅仅3天后就将老人毒杀了。又因老人2个小时都没能咽气,她又用绳子勒脖。恐怖保姆毒杀老人,她自称“我不想在那里呆那么久,我想马上解决。”更恐怖的是,从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做保姆期间,她照顾过的9名老人接连暴毙。恐怖保姆毒杀老人,有网友称,这种扭曲的心理实在罪大恶极,丧尽天良。

恐怖保姆毒杀老人 19个月内9名老人因她暴毙

据信息时报24日报道,广州南沙区的梁女士为婆婆何老太请了保姆何天带来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请工时何天带表示,“如果做了几天老人就死了,也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没想到,不到三天,何天带就用勾兑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企图杀死何老太,见对方2个小时后还没咽气,她又用绳子勒脖。至于杀人动机,她不停地重复说:“我不想在那里呆那么久,我想马上解决。”据调查,从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做保姆期间,另有9名老人在她上岗没多久就突然暴毙,她在审讯中多次承认杀害了10位老人。

何老太的儿媳梁女士通过南沙一家保姆介绍所,请了个阿姨何天带到南沙区照顾70岁的何老太,请工时何天带表示,“如果做了几天老人就死了,也要支付一个月的工资。”梁女士没有想到,这样一句话竟然暗藏杀机。

不到三天,何天带在凌晨4点给老太喂了勾兑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注射毒肉汤,2小时后见老太还没咽气,又用绳子勒脖。天亮后,何天带通知家属老太过世了,要求支付2600元保姆费。23日上午,这个“恐怖保姆”犯故意杀人罪,在广州市中院受审。

离奇的是,除此一单命案,何天带从2013年6月到2014年12月做保姆期间,另有9名老人在她上岗没多久就突然暴毙。,让何天带做了22堂供述,何天带21次承认了杀害10位老人。但由于家属没有发现端倪,老人的尸体早已火化,检方认为缺乏关键证据,因此只对何老太一宗提起了公诉。

庭审直击:随身带针筒毒药,“对我自己有用的就放在行李里”

23日庭上,何天带涉嫌故意杀人罪在广州中院受审,她对指控的事实表示没有意见,但对于作案动机则三缄其口。据何天带当庭供述,她从南海来到南沙时,行李中除衣服外,还有“针筒针头、敌敌畏药水小半瓶、安眠药、毒鼠强一点点”。

不过公诉人随后出示证据显示,、敌敌畏药水2瓶,毒鼠强2包,剃须刀2把等。何天带自己从文胸中拿出了何老太的耳环、存折碎片,以及一条绳子。公诉人质问,“你去别人家做保姆,带安眠药、敌敌畏、老鼠药、针头、安眠药想做什么?”何天带辩称,“我从2009年就这样了,那你说我一直都这么干嘛?对我自己来说有用的,我就放在行李里面。”

杀人后撕烂存折,“就想大家都不要得到她的钱”

公诉人在庭上讯问作案细节,何天带作答时显得避重就轻。“放了多少敌敌畏在汤里面啊?”何天带说,“没有放多少”。“怎么给被害人喝的?”何说“我就像喂小孩一样喂她喝。”何天带承认用针筒注射毒肉汤到何老太身体里面,称“就像吸毒那样打”。

公诉人追问下才承认把耳环、存折藏在了文胸,并称事后想丢但没来得及。公诉人、辩护律师和法官都反复向何天带提问为什么要杀死何老太,何天带不肯回答,不停重复说“我不想在那里呆那么久,我想马上解决”,“坐了六七个月,回到看守所我又遭殃的”。

法官问,?”何天带回答,“全是事实,一点都没有假。”法官追问一个细节,“为什么要把存折撕掉?”何天带含糊几次才说“我就想大家都不要得到她的钱”,此外不肯再多说一句。

:“家属随口一句就把我抓了”

庭审时,何天带说起被抓的经过,称当时是她自己报案的,“他们不给工资给我(月工资2600元),行李翻了两三次,还想打我,我说我要报警,她媳妇说报警就报警,。”

何天带还说,当时家属不敢肯定她杀了何老太,只是说存折、耳环不见了。,,。

随后,何天带还跟公诉人讲理,她说“你不能说一下我就要去,什么都要经过法律程序啊,为大众着想啊!”公诉人说,“现在就是怀疑你杀了人,,现在就是走法律程序。,因法医当场发现何老太脖子上的勒痕才认为死因可疑。

为何杀人:“太多人知道没用,我不想说”

检方认为何天带在案发前的一些可疑行为是为作案做准备。据梁女士证言说,是她雇请了何天带照顾何老太,当时何天带跟她说,如果做了几天老人死亡了,也要支付她一个月的工资。检方到桂林找到了卖农药的老板,证实何天带在2014年10月初共买了17支农药。

法医发现何老太的内裤上有血迹,法官问何天带当时注射有没有出血?何天带却说,“我做这个,如果不想要命的就会漏出来给人家看,要是想要命了肯定要小心来看清些,不可能有血在那里。”说到这里,何天带一反此前“寡言少语”的态度,继续说,“法官我想说,我们做保姆这一行,家属没到房间千万不能说人死了,不然肯定给人打死的。”据悉,被害人家属放弃附带民事诉讼,。

最后陈述时,法官再次问何天带为什么要杀被害人?何天带却顾左右而言他,说起何老太曾抱怨到医院看了有两个月病没治好疾病,最后说“太多人知道没用,我不想说。”


 看到这样恶劣的事件大家害怕吗?当父母年老,当时光爬上她的脸颊,与其在通讯信号的两段怀念,不如在每个他们想你的日子里相见。呼吁广大年轻人,常回家看看老人,多给予他们一些家庭的温暖和关心。不要等失去了才想起来后悔!

尽管老年保姆非常难找,但还是提醒老年朋友和为亲人找保姆的子女们,宁缺毋滥,为老人找保姆一定要选择合适的,并且在寻找途径上要正规、规范,规避风险。建议老年朋友们,要去专业的家政公司找保姆,现如今,很多家庭都要求保姆要具备一定的专业技术水平。

告诫老年朋友们不要为了图方便,通过亲戚朋友的介绍来认识一些价格便宜而且服务周到的保姆,但是在这些不正规的保姆市场中,多数保姆都是一些没有健康证、培训证的,单从她们的身份证件,我们不能判断出这个保姆的具体情况,所以,建议您最好不要到非正规的保姆市场去找保姆。

张掖市巾帼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竭诚为您服务:找月嫂,育儿嫂,护工,保姆可联系0936-8688880或0936-8568881咨询哦!欢迎您的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