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金台榜 当屠夫,拾垃圾,做男月嫂,盘点名校学子的另类就业

民生周刊2020-11-20 13:59:57

“你找到工作了吗?”临近毕业,据说毕业生最怕但也是最常听到的就是这句话。已经搞定工作的会心中暗爽,其余的大多数则如芒刺在背:“你是来拉仇恨的吧?”


随着近年来高校毕业生数量的年年攀升:2013年毕业生人数699万人,2014727万人,2015750万——所谓“史上‘最难’就业季”的前浪一再被“更难”、“超级难”、“超级无敌难”的后浪狠狠拍死在沙滩上。难怪今年媒体报端已经鲜见“最”字——还是省省力吧。


在茫茫的求职大军中,每年总会有这样另辟蹊径的特立独行者:卖猪肉、卖米粉,当保安,捡破烂……每当这些工作和高校学子,尤其是“清华”、“北大”的所谓“天之骄子”挂钩时,总能在赚足眼球的同时给广大民众一种极大的落差快感,“读书无用论”也会一时间甚嚣尘上。高校毕业生从事蓝(di)领(duan)职业,是人才浪费还是各有使命?是坚持理想还是屈从现实?而社会对于这类毕业生,是否应该多一些宽容并且给予更多的个人空间?




1. 陆步轩:北大才子当街卖肉——屠夫看世界

2003年,一组关于“北大才子街头卖肉”的消息轰炸了国内新闻界,北大学子陆步轩也一时间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人物。“陆步轩现象”引发了人们对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众多问题的深刻反思。


1966年出生于西安的他,1985年以西安长安区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至长安区柴油机厂工作,后下海经商,先后做过多种职业。2000年,陆步轩开起了卖肉店,以“眼镜肉店老板”的身份闻名。随着年龄的增长,曾经的理想被现实的生活负担所代替。陆步轩说,自己还是喜欢研究语言,尤其是对方言很感兴趣。“其实我最适合去做编辑词典的工作。”


20098月,同卖猪肉的北大毕业生陈生邀请陆步轩到广州,提出开办“屠夫学校”。两个“卖肉佬”一拍即合,由陈生出资办学,陆步轩为屠夫学校编写教材《猪肉营销学》,内容涉及市场营销学、营养学、礼仪学、烹饪学等学科,另外还要求学员必须到饲养场去了解生猪的科学饲养,希望“培养出来的都将是通晓整个产业流程的高素质屠夫”。


除了开办学校,陆步轩还是《屠夫看世界》这部20万字自传纪实文学的作者。2013年,陆步轩受邀回到北大演讲时说:“我给母校丢了脸、抹了黑,我是反面教材。”说完几乎哽咽。而北大老校长许智宏致辞时说,“北大学生可以做国家主席,可以做科学家,也可以卖猪肉。”



2. 陈生:北大毕业成猪肉大王——将“歪门邪道”进行到底

和陆步轩一同开办屠夫学校的“卖肉佬”陈生也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北大毕业生。让我们来看看这份令人眼花缭乱的履历:陈生,男,广东湛江人,广东天地食品集团总裁、董事长,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清华大学EMBA,曾任职于广州市委办公厅和湛江市经委,先后创办湛江市新光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广东龙虎豹酒业有限公司、广东天地壹号饮料有限公司、茅台镇老伙记酒业有限公司、广东天地食品有限公司……


和陆步轩类似,陈生也在养猪行业掀起了一场革命。进入养猪行业以来,陈生不到两年时间内在广州开设了近100家猪肉连锁店,营业额达到2个亿,如今成了千万富翁,被人称为广州“猪肉大王”。陈生卖猪肉的必杀技是“精细化营销”,他率先推出环保猪肉“壹号土猪”,使用“公司+农户合作”路线,针对不同人群提出不同饲养要求。陈生说,即使是卖猪肉,他也要和别人卖得不一样,将“歪门邪道”进行到底。



3. 张天一:90后北大法硕卖米粉——没人走的路才不堵

张天一,北大法学硕士13级毕业生,伏牛堂米粉店创始人。201444日,24岁的张天一和他的三个合伙人,24岁的周全、25岁的柳啸、25岁的宋硕一起,凑了十几万元,在北京环球金融中心地下一层一个37平米的角落里开了他们的第一家米粉店。两个多月后,625日的1108分,他们就迎来了第二家店的开张。84天里,他们卖出了1.4万碗米粉,月入15万。


他说,卖米粉这个话题十分沉重,因为在毕业半年前,他作为一个应届毕业生,面临着找工作的压力,从来没想过创业。他学的是金融法,工作去向很窄,“苦逼的人去金融街,牛逼的人去投行”。他在找工作时产生了两个困惑:第一,所有人都去投行搞金融,谁来搞实体?投行的钱投给谁?他发现现在不是项目招投资人,而是投资人追着项目跑,钱却没有地方去。第二,当所有人都去挤仅有的几个选择时,却有大把的工作没有人做。


张天一介绍,创业三个月后,他的团队成员从原来的4个人变成了现在的14个人,场所由最早的30平方变成了180平方。短短三个月,人员翻了将近300%,场地面积翻了将近400%。他说他遍查人类发展史,“达到这样快速发展的组织好像只有一个,就是我们党”。



4. 苏黎杰:北大女硕士油漆工——成功须从基础做起

一身迷彩服,一副旧式眼镜,一绺挂着绿漆的刘海儿,一把油漆刷子,夹在一群穿着迷彩服的男女中间,稍显笨拙地在篮球架上刷油漆。她就是1978年出生,2002年从河南大学本科毕业、2009年在北京大学获环境科学学院历史地理专业硕士学位的苏黎杰。


在京城的日子,苏黎杰曾经过得充实丰富,在学术期刊和媒体上发表过至少6篇学术论文,在北京宗教学院教过政治和英语课程,毕业后参加了许多旅游、文化等方面的课题研究、项目策划和会展招商。但苏黎杰说:“我的性格不太适合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我觉得机动灵活的企业更能发挥自己的才能。因此,得知这家装饰职业培训学校免费培训专业技能的信息后,我便报名参加了。我认为,要取得事业上的成功,必须脚踏实地从最基础的工作做起。”


她说:“在北京活得挺艰难,周围的事情太复杂……回来就是休息。歇了一年,很放松。母亲老催我找个营生。来学习刷油漆,只是我的一个营生。”



5. 武小锋:北大毕业求职受挫——待业在家串糖葫芦

曾以普兰店市高考理科状元身份走进北京大学的武小锋,20057月从北大医学院顺利毕业后,却因找不到工作,每天务农,在家串糖葫芦卖。


早在毕业前,武小锋和其他同学一样,老早就把就业目标锁定在北京。大五实习时,武小锋在北大第一医院从事成本核算工作。遗憾的是,武小锋虽然表现良好,却未能留在实习的医院。“北大毕业找不到工作,这怎么可能?”可现实是残酷的,武小锋陆续跑了北京市多家卫生医疗单位,却因没有北京户口而未能如愿。为了留京,武小锋到一些小的医疗卫生单位求职,结果还是屡次遭拒。20057月底,武小锋被迫离开北京回到大连老家,在11-12月到大连的各级医疗卫生部门进行“集中应聘”,结果均告失败。


屡次求职未果的北大才子武小锋只好回到自家的炕上串糖葫芦,结果媒体蜂拥而来的关注让他一跃成为“知名人士”,国内多家企事业单位争相向他抛出“橄榄枝”。最后,他终于决定接受一家鞍山医疗企业的offer,成功就业。




6. 小韦:清华毕业当城管——再不疯狂就老了

“大专及以上学历,专业不限,工资1600元……”20146月《郑州晚报》上刊登的一则城管招聘启事,前去应聘者络绎不绝。几天后,25岁的小韦持清华大学本科文凭,前来报名,让招考人员惊讶不已。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在一个月时间内先后参加了不同城区的两次城管部门招考,均以优异成绩入选。


在此之前6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选择了冷门的专业;毕业两年后,曾帮亲戚卖过服装,还参加过两次公务员考试。最后他决定从事城市管理工作,小韦说,城管工作大概是维护市容和环境卫生等,相信端正好心态和工作方式,管理对象还是能理解城管工作的。尽管工作环境比较恶劣,但这也是最能锻炼人的平台,希望从基层做起,尽快胜任这份工作。


“一纸文凭不过是代表自己的学习经历,并不能说明什么,从小事做起慢慢积累工作经验、人生阅历,当机会来到时就能稳稳抓住。”今年以来,外地城管部门相继出现的负面新闻,加上招工难、就业难等因素的作用,这一抉择别人看来似乎有点“疯狂”,小韦拿着录用通知书淡然一笑:“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7. 张晓勇:清华毕业回家当保安——“父母在,不远游”

2008年,清华毕业生张晓勇回到家乡长沙成为了一名小区保安。


1991年,张晓勇曾以长沙县理科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专业,1996年毕业,正赶上国家实行“双轨”制度。一方面国家依然对大学生进行分配,但分配的地点和工作不由自己选择;另一方面,企业、机关主动来学校招聘。


张晓勇毕业后去到广州一家中外合资日化企业,开始从事与专业不相关的工作。心怀科研梦,却在客服部工作五年,梦想的破灭和家乡病重的父亲让他决定回长沙。“父母在,不远游”,张晓勇想,“在广州漂几年,既没成家也没立业,还是回家吧。”


张晓勇坦言,自己从上学起就喜欢钻研问题,上大学后他更是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课题上。他本希望毕业后能进入到政府科研部门做学术研究,然而事与愿违,毕业后的工作使张晓勇的一腔热情和抱负全如遇迎头的一盆冷水给浇灭了,索性回家当保安。对于小区里有个清华大学毕业的保安,业主们显得很淡然。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在大伙儿心目中,更俨然一个称职的小区保姆。




8. 李大斌:硕士男月嫂——看好家政行业

李大斌是一名公共管理专业的硕士毕业生,在进入月嫂行业以前是一名大学老师,也是一名父亲。当他发觉家政行业很有发展前景,2012年便毅然辞去了大学老师的工作,转战家政行业。李大斌以前是一名大学老师,也是一位父亲,因对家政行业发展前景十分看好,便转行学做“月嫂”。


月嫂培训公司的总经理说:“李大斌将是全国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持有国家证书的男性月嫂。”他说,李大斌将“或者成立公司作为管理层,或者进入高端家庭进行高端服务。”李大斌说:“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影响那些准爸爸和新爸爸们,让他们真正学会关爱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面对几乎无人愿意聘请男月嫂的尴尬状况,李大斌表示自己十分理解,但依然会坚持。他说:“我非常相信我的专业水平,一定会有人愿意请我的。”



9. 罗聪飞:华南理工毕业收废品——我不是头脑发热

2010年,从华南理工大学刚刚拿到毕业证书的罗聪飞,马不停蹄地从广州赶回中山。手捧名牌大学毕业证的他,走进了一家废品回收工厂。毕业之前,他已在这个废品回收厂实习两个月,毕业后他选择留在这里工作。


罗聪飞选择收破烂,并非一时头脑发热。早在大二时,他通过网络了解到,金属回收是一个很有市场潜力的行业,那时开始就确定自己未来的工作方向。在毕业前两个月,罗聪飞就亲自找到废品回收厂,极力争取到这一个工作机会。


罗聪飞来自农村,是家中唯一的“男丁”。在考上大学后,这一棵“独苗”被家人寄予厚望毕业后当一名老师,或考公务员。罗聪飞最终选择成为一名“收破烂仔”,遭到了家人的不解和反对。“在没有征得家人同意的情况下,我偷偷地来上班了。”罗聪飞说,他要用实际行动告诉反对他的人们,收废品并不丢大学生的脸。



10. 王锋:大苗山捡垃圾——北大博士就是不一样

王锋是一名“80后”北大博士,现在是苗山深处的一名驻村干部;他的专业是生化与分子生物学,而现在主业却是“捡垃圾”……身份落差大、专业不对口、环境条件艰苦,但这些没有消磨他干事创业的决心。


作为广西壮族自治区科技厅派驻融水苗族自治县香粉乡大方村的“美丽广西”乡村建设工作队员,两年来,他扎根深山苗寨,从北大博士变成了村民的贴心人,一系列创新和经验从小山村推广开来。


王锋拿出自己在校时的钻研精神,在仔细研究欧美日等国垃圾分类处理方式后,他设计出一整套垃圾分类、回收、运输、处理机制。“农村环境治理关键在于发动群众,尤其在于贫穷的山区,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只能靠发动各个层面的群众,从源头减少垃圾。”


“北大博士就是不一样,干事情总能想到我们想不到的办法。”村委会主任张勇对王锋刮目相看,佩服他的钻研劲头,支持他在村里的工作。


关注我们,带给您不一样的体验!


☆点击右上角【•••】按钮可在朋友圈分享本文章,并查看本公众号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民生周刊微信号,请搜索:msweek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