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杭州保姆纵火案下的家政行业:前已无通路,后不见归途

财经国家周刊2021-06-06 14:27:38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来源:创业邦杂志 作者:夏X


愿逝者在天堂一切都好。

1989年春节联欢晚会,歌手韦唯深情演绎《爱的奉献》,后来成为经典名曲。

演唱之前,主持人为全国观众讲述了这首歌背后的故事:1985年,15岁的安徽保姆小霞怯生生地走进“棋圣”聂卫平的家,在聂家做事一向任劳任怨、细心周到,聂家人对她也视如亲人。两年后,小霞不幸患上了脊椎巨骨瘤,聂卫平和二姐对小霞进行了全力救助,并联手爱心人士帮小霞筹齐了巨额治疗费用,让她重获新生。

这段朴素美好的人间至情只是当时乡村保姆与京城雇主的一个缩影。

上世纪八十年代,小霞的故乡安徽省无为县曾被称为“中国保姆之乡”,据说无为县当时约有5.5万名妇女在北京等地当保姆。《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曾在1992年拍摄过一部纪录片《远在北京的家》,讲述的就是几个来自无为县的姑娘去北京做保姆的一段时光。

那个年代雇佣保姆的地方叫做家务服务公司,公司的服务体系远远没有现在成熟,基本都是雇主与保姆直接谈好价格和基本条件、然后交上保证金签好合同就能上岗了。当时雇佣保姆的价格也不算高,大约是每月60到80元;程序上简单直接,可相处过程却令人欣慰:很少有关于保姆的负面新闻流出,更多的都指向了人心善良的一面。与当代社会频频爆出保姆丑闻相比,不禁令人唏嘘万分。

2011年,保姆小霞与"恩人“聂卫平再相见


纵火、下毒、虐待...

那些关于保姆的负面新闻


直到2017年6月22日“狼保姆”莫某晶放出的那把火,人们的愤怒达到了极点。

当日清晨5时07分,杭州市上城区蓝色钱江公寓2幢1单元1802发生火情,女主人和其2个儿子一个女儿共4人抢救无效死亡,3个孩子最大的11岁,最小的6岁。警方通报称系人为放火导致,事主家保姆莫某晶初步交代,使用打火机点燃客厅内物品实施放火。

令人不解和震怒的是,这是一个现实版东郭先生与狼的故事。

女主人一家从没亏待过这个狼保姆,月薪7500,有自己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出门买菜接送孩子开女主人80万的奔驰车,常炫耀坐私人飞机,女主人曾借10万元给她买房。然而她恩将仇报,不仅没有感恩之心,更是一次次偷窃女主人家的东西去典当,曾偷窃女主人价值30万的名表及小孩手镯。

据男主人口述,保姆纵火是为了抹灭盗窃痕迹,结果失控造成。更可怕的是,此人还有犯罪前科。据媒体报道:莫某晶沾染赌博恶习,在东莞欠下不少赌债,在亲戚朋友处也欠了不少钱,曾被法院判决偿还借款30000元及利息。

我们一边在痛骂狼保姆丧尽天良的同时,一边在想:这只是人心险恶人性扭曲的个例吗?很遗憾,并不是。

就在十几天之前,一段视频在微博上不胫而走,视频监控中,保姆猛力摇晃一个婴儿,只是为了让该婴儿睡觉。据雇主女主人说,保姆知道孩子患有先天心脏病。

今年4月,“毒保姆”陈宇萍被广州中院一审判处死刑,她采用喂药后掐颈方式掐死97岁老人,自称想马上拿工资回家过年。

2015年12月,同样是“毒保姆”的何天带在广州受审,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她给70岁何老太喂下放有安眠药和敌敌畏的肉汤、注射毒肉汤,并用绳子勒何老太脖子。更恐怖的是,何天带供述曾杀害10名老人。



准入门槛低、监管力度小

市场乱象折射行业隐忧


很显然,杭州保姆纵火案给家政市场涂抹了一层血腥色彩。

纵火案发生的第二天,有的媒体走访了杭州朝晖家政服务市场、华红家政、金衢家政等多家家政公司。周五原本应该生意红火,但每个家政公司的门口,保姆们围在一起聊天等活,而来找保姆的东家,却少得可怜。

其实,在家政服务领域,保姆与月嫂这两年的职业发展态势可以说是正处在“黄金时期”。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以及老龄化问题的日趋严重,再加上消费群体与观念的进化,市场有关保姆与月嫂的需求正呈井喷状态,供不应求、供需矛盾进一步增大。



而保姆,正是一个需要高度信任的职业。忙碌的主人把自己的居屋、饮食、孩子和老人交给受雇者,暂且不讨论保姆的技能和经验,如果他们没有良好的职业道德,雇主的不安全感可以想象。

这就更需要家政公司变得更加职业化、标准化和规范化。可大多数情况是,家政公司为了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把保姆的准入门槛放得很低:别说什么专业的催乳师证书、月嫂证书、育婴师证书、早教师证书等等,只要有身份证,能正常交流,会做基本家务就可以了;就连健康证,都不是必需的,甚至有时候会碰到连健康证都造假的人。杭州朝晖家政服务市场有关负责人表示,一般保姆提供的健康证只是参考,他们会给每个人重新“做”证。卫生防疫站有一个专门的实名制体检单,但是做的也就是一个配套项目,不能面面俱到。

从年龄上看,年纪越大越占优势,40-50岁的中年阿姨比较吃香,所以这个群体的学历普遍以小学和初中毕业为主。门槛不高,再加上保姆这个职业的平均工资并不算低,所以就有大量良莠不齐的人一起涌入了这个市场。


然而,在于保姆的工作维度中,消费者的直接观感与体验占据了最大比重。衡量他们服务质量的标准,又绝非一些冰冷的数字统计。各家政服务平台关于月嫂与保姆在“素质、经验、技能、标准”等方面标准的参差不齐,都容易让消费者与劳动者之间产生隔阂与误解。就算技能经验可以大致考核,但人品与道德怎么来准确衡量呢?邦哥临时登陆了一个网络O2O家政平台,该平台主页上把每一个保姆都进行了编号,不仅标明了年龄、学历、地域、经验等基本要素,也设置了月好评数、月好评率、诚信指数、客户评价等一系列打分标准。


据杭州朝晖家政服务市场负责人介绍,进入其公司的保姆,身份信息都会录入系统。所有保姆会以实名出现在中国家政行业网络办公信息平台里,假身份证是刷不出来的。碰上可疑的人,公司会将信息传给公安,有案底的,会被打入黑名单。另外,市场里还有简单的心理测试。但他们也坦言:尽管这样,还是会有漏网之鱼:“我们只是做初步筛查,人心是看不穿的。”况且,这个行业还没有明确的统管部门。问题也在这里,即使只有几条漏网之鱼,只要一出事,对家政公司的负面影响却不容小觑:家政行业监管何在?中介机构如何取信于民?

 

国外家政企业的行业标准

越善良的人越需要聪明

 “菲佣”是菲律宾的名片之一。在世界家政行业中,“菲佣”可以算得上一个“世界知名品牌”。不仅有着良好口碑的职业道德,他们的专业水平也是全球顶尖的。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会给出口海外的佣人提供两方面的培训和考核:一个是技能培训,一个是语言文化培训。

首先必须前往技术教育和技能开发署授权的培训学校接受216个小时的技能培训,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家政服务人员。技能培训课教授各种常见的家用电器用法,如洗衣机、微波炉、吸尘器等等,还要求学会洗熨各种面料的衣物、清理房间、根据菜谱烹饪适合雇主口味的饭菜,还要学会照料老人和儿童。语言和文化课的培训主要包括阿拉伯语、希伯来语、中文普通话和广东话以及英文五门课程及其他一些课程,课程内容包括问候、时间、数字、厨具和电器名称、食物和调料名称、度量衡以及家庭成员称谓等。

 

当然,对保姆的盲目和过度信任也可能与中国人的民族性情有关。

讲人情、好走动、喜欢不分你我的亲近感,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习惯于冷冰冰的制度和规则,特别是在衣食住行这些温情脉脉的生活领域。在雇主相对狭窄的居住空间里,主雇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形成一个貌似融洽的家庭组合,隐藏的风险往往被主人忽略。

在国外的主仆关系中,比如英国的雇主家庭,他们有着极为敏感的空间意识,楼上楼下不容混合。主人可以在楼上发号施令,楼下的仆人有被人使唤的尊严,这种尊严不容主人不尊重。

英剧《唐顿庄园》有一套很规范的贵族仆人体系

在加拿大,家政网站都是付费网站,帮找保姆的雇主提供的保障是,要求应聘者提供以下证书:第一救援证、身体健康检查、保姆证…甚至还有食物健康操作证。面试保姆的时候,不仅要求其提供一份工作履历,还要求提供两名前雇主和一名友人作为担保人。家政公司在吸收一名待选保姆和家政人员的时候,会进行详尽的背景调查:不仅会对过去的雇主进行回访,更为严格的是,还会用第三方调查机构进行银行信用调查和有无犯罪记录的调查。

这种苛刻的程度,也许在国内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毕竟以后同在一个屋檐下,这么做显得太不信任对方、太伤及彼此情分了吧?可信任是建立在了解之上的:一名非亲非故但是要住在你家里同吃同喝的保姆就像你的“契约家人”,在请她入门并对其释放善意之前,透彻调查才是最聪明的方法,才能显示出对彼此的尊重。黄执中曾在《奇葩说》说过:越善良的人越需要聪明,越聪明的人越有能力善良。观世音一定需要千手千眼,但只需要一颗心。

无论从专业水准和行业规则来看,转型几十年却仍未实现华丽转身的中国家政市场,需要职业精神的回归了。当然,杭州“狼保姆”纵火案的背后,我们在呼吁建设家政行业职业规范、提升行业准入门槛的同时,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

为什么八九十年代更不职业化的家政行业还能高唱《爱的奉献》,到了现在反而戾气纵横呢?我们一路埋头走的时候,是不是也丢了些什么?


向原创作者致敬

任何事宜请后台留言

或发邮件至mickeywang555@163.com

喜欢的朋友请多多分享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