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家庭》封面报道:摩尔妈妈的共享育儿,80后繁忙爸妈的新出路?

摩尔妈妈2021-07-16 10:48:21



策划  陈晶   执行 罗小逃


在70、80后的记忆里,小时候很多的欢乐时光,都是在左邻右舍家度过的。放学了家里没人在,或者爸爸妈妈临时出门有事,就可以到邻居家和小哥哥小姐姐一起疯一个晚上。

如今,这一代人长大,为人父母,当他们分身乏术无法照顾自家小孩的时候,面对淡漠的邻里关系,总是会怀念起小时候大院里其乐融融的日子。

他们常常会想:我们还能不能回到过去,让邻里更亲近,让孩子们一起快乐地长大?


PART ONE

社区育儿,想说爱你不容易


“老师阿姨总带我们看动画片”

孩子出生前,何小菲和丈夫咬咬牙勒紧裤带在北京四环内买了一套三十多平方米的天价学区房,无他,就是为了让孩子未来有更好的教育机会。孩子乐乐出生后,因为房子小,老家的奶奶姥姥也没办法到北京帮忙带孩子,何小菲只好辞职在家,当了全职妈妈。

乐乐转眼两岁了,何小菲的丈夫感觉一个人还房贷太过吃力,希望小菲还是能重回职场,多一份收入,家里经济上轻松一些。然而乐乐谁来带成了难题。

“要不然,把乐乐送回咱妈那儿住几年,等能上幼儿园了再接回来?”小菲的丈夫建议。

何小菲断然拒绝了。孩子一定要在爸爸妈妈身边长大,这是她绝对坚持的一个原则性问题。

最后的解决方案是在小区里找了个日托,每天早上上班前,小菲把乐乐送去,晚上下班后再接回家。日托里都是同小区的小朋友,乐乐倒是接受得很快,没几天就跟小朋友打成一片,玩得不亦乐乎。

然而没过多久,何小菲感觉有些不对劲。晚上睡前的亲子时间以前都是阅读绘本,可乐乐越来越没兴趣,反而满嘴说的都是熊大熊二光头强。看电视这件事在小菲家是绝对不允许的,小菲仔细一盘问,乐乐没几句就招了:“小朋友们都喜欢看动画片,所以老师阿姨就总带我们看……”


小菲忽然质疑起自己的选择:这么辛苦地买了学区房,不就是为了孩子有更优质的教育,而现在自己把孩子扔给日托带,真的是对的吗?

0-6岁幼儿教育之痛


根据《2016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上的数据,“2016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3.98万所。”而教育部发展规划司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共有各级各类民办学校17.10万所,比上年增加8253所,其中有民办幼儿园15.42万所,比上年增加7827所。”也就是说,中国的大部分幼儿园,都是民办幼儿园。

2003年到2016年间,民办幼儿园的数量翻了三倍,然而,教师数量却没有随着幼儿园的增多而同步增加。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全日制幼儿园的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达1:7至1:5,一个老师最多管七个孩子。而实际上,中国在园教职工幼儿比约为1:12,是规定的将近两倍之多。而作为师资不足的权宜之计,不少幼儿园为了获取更加便宜的劳动力,压根不在乎老师的学历,随便找一个人就可以当幼儿园老师。在巨大的工作强度和低廉的薪酬双重夹击下,虐童案屡屡发生,也不足为奇。

而另一方面,0-3岁的幼儿教育和托管基本处于空白阶段。昂贵的早教即便部分家庭负担得起,个把小时的课程相比起爸爸妈妈们全日制的工作而言,也只是杯水车薪。而社区里的幼儿日托大部分只接受2岁以上的孩子,低龄儿童因为需要更多的照顾,大部分日托机构都不接受。0-3岁的孩子除了交给家里老人和保姆以外,没有别的可以选择。

这时候,许多人开始怀念小时候在邻居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家度过的一个个美好夜晚。何小菲出生在军区大院,大院里的孩子似乎根本不分你家我家,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而她的丈夫阿东更是一直记得,他儿时的乡下邻居张叔叔,是怎么教一群孩子拿竹子做蜻蜓和唧水筒的。

我们还能不能回到过去那种纯洁快乐的时光?



“孩子们一块儿玩挺好,但不能总是我带啊”    

林翰的篮球班,本来几乎成了社区互助育儿的典范。

林翰一家住在深圳南山区的一个小区,老婆在银行上班,他自己是自由职业者,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家带着6岁的儿子玩。

林翰热爱篮球,看着儿子差不多到年纪了,准备教儿子也打篮球。打了一阵子,儿子觉得跟老爸打没什么劲,林翰也觉得篮球还是得多几个小孩一起玩,相互切磋才能进步,于是在小区论坛里发了个帖子:

“周六下午5点,在小区东边篮球场打球教我家6岁的儿子。还有谁家同龄小朋友也想打篮球的?反正一个也是教,一群也是教,一起带来玩吧!”

到了周六的傍晚,林翰带着儿子到篮球场,七八个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已经摩拳擦掌地等着了。有小朋友一起玩,林翰的儿子兴奋得不行。看儿子高兴,林翰也跟着高兴。林翰当上了总教头,带着一群娃们满场跑,别的家长们就坐在场边围观。

之后的每个周六,这群孩子都会在篮球场等着。可慢慢地,情况似乎有了点变化。好几个家长看林翰来了,赶紧把孩子往他面前一推:“孩子给你了哈,我还有点事儿,等会儿打完了我来接他。”

都是五六岁的孩子,一个不留神就要磕磕碰碰,要么就打起架来,互相一顿撕。林翰除了教打篮球,还得当幼儿园老师,一会儿拉架,一会儿这个要喝水,一会儿那个要尿尿,一个小时下来,林翰累得够呛。

“那些家长也都是有素质的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都会说谢谢,有时候还会给我儿子带点小零食什么的。而我也知道,现在的孩子都很孤单,多几个孩子一块儿玩挺好的,但也不能总是我带啊!”

林翰想停了篮球班,可儿子不愿意,要继续吧,自己又觉得不甘愿。

“如果别的家长也能搞个类似的活动,互利互惠,这种事情才能持续下去。单方面的无偿付出,肯定形成不了长效的机制。”

传说中“别人家的奶奶”——互联网奶奶

茉莉家住帝都,自称“码农”,开了一个公众号“诺妈叨生活”,用她的话说,这个号专门用来记录“产品汪和程序猿的互联网式带娃日常”。

互联网式带娃?这是一种怎样的日常?

不久前,她写了一篇文——《互联网家的奶奶们,是如何看娃的?》文章里的奶奶们都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奶奶”:善良,新潮,热爱生活。

茉莉家住的小区是码农的聚集地,里面都是互联网精英。而小区的奶奶们的思想,尤其育儿观,挺多都很与时俱进。茉莉家的小朋友有两个玩得很要好的闺蜜,一个叫WW,一个叫Anne,三个孩子年纪差不多大。小闺蜜们的奶奶们也很像,爱生活,爱美食,内心善良,虚心学习,热衷分享,通情达理。

起初每周工作日,三个奶奶带着三个孩子,偶尔约东家串串西家走走,不常有聚会和聚餐,感情特别好,自称“铁三角”。

后来时间久了,发现早上10点多玩一会就到中午,时间过得太快,就要匆忙回家给孩子做饭了,感觉很“不得劲儿”。

于是就有了初始版的互联网奶奶们的带娃聚餐日。大概5-6户家庭的奶奶带着小朋友,每家准备一道菜,带去一个小朋友家组织大聚餐,一起分享美食,一起分享快乐。然后慢慢演变成这3个奶奶每天微信沟通一下,明天的行程要去哪里,去哪家吃饭,去哪个游乐园玩,去哪游泳。

茉莉说:“我很羡慕这铁三角的3个小朋友,发自内心敬佩和感谢3个奶奶开创了一种新型的互联网奶奶看娃模式。”

茉莉分析说,这种模式的好处,解决了现在很多老人看孩子的隔代教育模式遇到的问题。

“首先是老人的精力和安全问题,3个奶奶看3个孩子的力量绝对要大于1个奶奶看1个孩子的力量,通常是1-2个奶奶在厨房里做饭,另一个奶奶在旁边看着3个孩子在安全范围里自由玩耍,这样就不会担心一个人看孩子,孩子在自己看不到的视野区域,发生意外的危险。另外一起出行也比较放心。

其次,让几个孩子一起长大,培养了孩子的社交和分享意识,让他们理解了分享的意义和分享带来的快乐。这也跟平时奶奶们以身作则的分享行为引导密不可分。

最重要的是,资源得到了合理配置。有的奶奶擅长做饭,有的奶奶擅长提供各种新鲜的食材,而且孩子们在一起玩乐的时候,能共享别人家的新玩具。所以最近我比较少的给小朋友添置新玩具,因为她每天的生活已经充实得不需要玩具的陪伴,已经能从社交友谊中收获发自内心的快乐。”

然而,茉莉自己也承认,这种模式可遇而不可求,“但用心寻找,可能你会发现原来你们家也可以去创造。”

在文章的最末,茉莉写道:


“今晚到家,小朋友奶奶做了牛肉馅儿饼,味道超级好吃。牛肉是Anne奶奶家给的。


问了下小朋友奶奶明天‘排期’出了么?


奶奶说,明天在家做牛肉胡萝卜包子,后天要带铁三角闺蜜娃去游泳,中午回来吃点包子熬点粥,省事儿。


我由衷感叹,小朋友和奶奶们原来每天都那么充实幸福的‘忙碌’着。这种感觉,真好。”


PART TWO

摩尔妈妈:要做中国第一个社区共享育儿平台


共享经济的时代,打车可以共享,办公室可以共享,旅行住宿可以共享,那么养孩子,是不是也可以共享?

在北京,一群刚当妈妈的年轻人不久前提出了“共享育儿”的概念,并搭建了一个叫“摩尔妈妈”的平台。


摩尔妈妈联合创始人姚娜、梁建章


“4个月的孩子太小了,我们看不了”

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姚娜先后在谷歌、豆瓣、宝宝树等公司工作过,现在自己创办了一家旅游网站。怀孕期间,她仍然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去年8月,儿子出生后第五天,姚娜就复工上班了,经常一直工作到夜里两三点,儿子夜里每小时吃一次母乳。姚娜家先生也是创业者,姥姥年纪也大了,都帮不上什么忙,只能自己扛着。

创业和养娃的双重压力之下,硬扛了3个月后,姚娜感觉自己濒临“崩溃”。“有一天开员工大会,我在台上讲着讲着,突然脑子黑场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去应该讲什么。从小到大,不管多大的场面,我都算心理镇定、思路清晰。那一瞬间的思维断片,让我意识到,我真的已经心力交瘁,身体虚弱加上神经严重衰弱,心理也接近崩溃的边缘。”

姚娜感叹:“当妈妈真的太不容易了!”

她开始寻找外力帮忙。市面上的育儿嫂,都过不了她面试这一关。“育儿理念差异太大,我实在不放心随便找个人来看孩子。”她又寻遍了社区周边的专业托育机构,但是每家都告诉她:“4个月的孩子太小了,我们看不了。”

不久后,北京的红黄蓝虐童事件发生了。这件事深深刺激到了姚娜的神经,她发现中国育儿难题的最大症结在于,缺乏优质的供给,优质的幼儿老师、育儿师太少,供不应求。她想起了自己的童年:为什么现在的人们不能像以前那样,把孩子托给左邻右舍呢?怎么才能重建起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又怎么才能建立起长效的机制?

“个体的力量或许小,集合起来却很大”


在互联网行业浸淫多年的姚娜有了“共享育儿”的想法:利用互联网技术,在中国现代城市中,重新构建起人与人之间、人与社区之间的关系。她与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交流了“共享育儿”的想法,两人一拍即合,成立了一家“摩尔妈妈”。

摩尔妈妈的定位是要做育儿界的Airbnb——高素质妈妈/爸爸们以自己的家为场地,以社区为半径,组织发布活动,共享自己在育儿方面的时间和经验比如:社区里的天文学家妈妈可以带着社区孩子一起观星;钢琴家妈妈可以带着社区孩子一起欣赏音乐;画家爸爸可以带着社区孩子们一起涂鸦;烘焙达人妈妈可以带着社区孩子们一起揉面团、烤蛋糕;物理学家爸爸可以带着社区孩子们做小实验……

在摩尔妈妈平台上,高素质妈妈/爸爸们可以通过发布活动等方式赚取“摩尔豆”,也可以消费“摩尔豆”参加别人的活动。通过相互兑换看护服务,中国家长们可以结成社区育儿共享组织。

通过挖掘中国高素质妈妈/爸爸的潜力,各种多才多艺的中国家长们,可以在摩尔妈妈平台上,通过共享自己在育儿方面的经验和时间,为家庭增加收入,为自己赢得尊严,零成本启动在家创业,实现更大的个人价值。

“比起老人、保姆、早教机构等传统看护人,优秀的妈妈爸爸更容易培养出优秀的孩子。每一位妈妈爸爸都有自己长处,也都有自己的短板。个体的力量或许小,集合起来却很大。我们希望集结年轻妈妈爸爸的力量,让更多孩子享受到温暖、高品质的育儿熏陶,有一个不一样的童年,这就是‘共享育儿’的意义所在。”姚娜说。

对于共享育儿这种模式,茉莉说:“这是适应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必然趋势。对于参与者来说,不仅是闲散时间的合理配置,更是优质育儿资源和知识的合理配置。能够囊括社区里和周边范围的育儿资源,进行整合,实现资源的最大化利用。”

作为第一个摩尔妈妈用户,姚娜也将自己在北京的家分享出来,成为了第一个摩尔之家。在这里,姚娜和她的朋友们开始了家庭早教创业计划的尝试,在看护自家孩子的同时,带着社区其他孩子一起开展体能、绘本、游戏、英语、国学、植物等共享育儿活动。在摩尔之家,姚娜和朋友们,可以既不耽误照看自己的孩子,又能通过分享育儿时间和才华,赚取到收入,开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番小事业。

线上线下分享快乐

郑露茵(Yanice)是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协会会员,2009年开始从事音乐教学工作,有8年教学经验,也曾与世界各地艺术家合作、交流,舞台经验丰富,曾获包括2014年香港作曲家及作词家联会作曲奖学金在内的各项奖学金及相关奖项,去年从香港搬到北京。4月1号那天,Yanice通过摩尔妈妈平台,共享出五十分钟育儿时间,五位小朋友和他们的爸爸妈妈来Yanice家做客,通过唱英文儿歌、做游戏的方式,Yanice教小朋友们认识了音高和节奏,走进了有趣的音乐王国。

参与这次共享育儿时间的小朋友们大多3-4岁,为了帮助他们更好地进入状态,Yanice还邀请了自己的学生,一位7岁的“小姐姐”和大家一起游戏互动。在1个小时的时间里,小朋友们一起唱英语儿歌,通过做动作认识 do re mi fa sol la si ,还通过有趣音乐游戏和夸张的动作学到了简单的英文单词。

4月25日,周三,视觉中国&美国 Getty Image 签约摄影师小珊在摩尔妈妈通过线上分享的方式,为大家带来了一场关于“家庭的记忆——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摄影师”共享育儿经验分享。她教给大家如何选择摄影器材,如何用家里的窗户进行采光,如何构图,如何抓孩子的情绪等等。

粉丝们的收听热情很高,而且行动力超强,在听了小珊的分享后,许多宝妈宝爸们第一时间就行动起来,为自家娃拍起了各种美照,更有宝妈已经订好了五一的拍照行程……

然而,对于大部分中国的爸爸妈妈们来说,共享育儿是个全新的名词,摩尔妈妈的负责人表示,怎么让他们理解、接受、实践共享育儿,是他们遇到的最大问题。幼儿教育领域的信任问题根源在整个中国社会,而在幼儿教育领域,这个问题被更加放大了。


PART THREE

其他国家怎么做?


互联网共享出行、共享办公,中国都是跟在发达国家身后亦步亦趋地效仿,而互联网共享育儿,这也许真能称得上全球首创。不过,发达国家在社区育儿方面虽然没有互联网的参与,却有更全面的体系和严格的准入机制,值得中国参考借鉴。


日本:全覆盖育儿体系

位于京都市中京区的Green家庭保育所,开放时间从每天早上7点一直到晚上10点,一年只休息1月1日一天。最多的时候,一层大约60平方米的空间内有18个孩子。保育所内部是松木设施、铺有软垫,这儿那儿散落着玩具,垫子上,几个月的婴儿在爬行,年纪大一点的孩子正在成群地玩耍。

Green家庭保育所实行预约制,每位小孩每小时的看护费用大约为50元人民币。除了看护之外,Green还提供孩子上下学接送服务,每人次约收费90元人民币,往返出租车费用另计。此外,Green还提供新生儿出生前后的特殊看护服务,每小时为90元左右,通讯费、出租车费用另计。小学生看护、生病儿童看护等,也可以预约。

保育所的负责人名叫溜池,从2004年开始经营家庭保育所。她对自己的工作高度认同,非常自豪:“虽然一年只休息一天,每天开放15个小时挺辛苦的,但是家庭保育所可以帮助到社区的家庭、孩子,所以我一直秉承着这个理念,一直坚持下去。”

日本已经发展出了成熟的家庭看护体系。除了官方机构开办的保育设施之外,还有基于家庭场所的家庭保育所。日本的普通民众可以在一段时间的学习后,通过考核拿到“保育士”等育儿资格证。政府部门对人员、场地核实之后,“保育士”就可以在家里开办家庭保育所、家庭幼儿园,帮助社区其他人看护和教育孩子。

溜池说,她希望家庭保育所能越来越多,希望更多人可以加入到家庭保育当中。

美国:family care(家庭幼托)

在美国,学龄前的儿童除了选择价格不菲的幼儿园和day care(日托)以外,还有一种家庭日托,价格比幼儿园和日托更便宜一些。很多家庭日托就开在社区的公寓楼里面,如果爸妈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就能在公寓的一楼找到一家家庭日托。而且送宝宝去家庭日托的也大多都是住在附近的家长,这样以后给宝宝约玩伴也很方便。

这种家庭日托的好处在于,里面宝宝的数量比一般日托更少,这意味着在传染病肆虐的季节里,宝宝交叉感染各种流行疾病的几率更小,也能受到更加全面细致的照看。特别是对于年龄还比较小、不会自己上厕所的宝宝来说,家庭日托可能是更好的选择。

然而家庭日托的缺点在于,因为是私人开设的,在一些事情上没有daycare做得系统和科学,比如宝宝每天的吃饭状况,宝宝每天的睡觉情况,家庭日托不一定都会有详细的记录。


虽然是私人开设的,并不代表家庭日托不受监管。相反,开办家庭日托都需要许可执照,每个州的具体规定不尽相同,但美国总体而言对所有接触18岁以下孩子的人都做非常严格的检查,包括尿检,FBI十指指纹查犯罪记录,尤其是性侵和虐童的记录,许多机构还有每年一次反性侵培训。

另外,还有一小部分的家庭日托获得了某些审查机构的认证
(accredited),这就说明它不仅满足了最基本的安全方面的要求,同时也能在其他方面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

法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也有大同小异的社区育儿模式,虽然没有互联网的参与,但更加成熟和完善。中国社区育儿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能否迎头赶上,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注:摩尔妈妈是社区共享育儿平台,创始人为携程联合创始人、人口经济学家梁建章,Google中国首批员工、大鱼自助游创始人姚娜。)



- 今日话题 -


从6月1日内测,到7月1号正式上线,已经有不少宝妈宝爸在摩尔妈妈APP上开设课程/育儿服务了,下载摩尔妈妈APP了解一下吧!你最想预定谁的课程呢?


今天不吃小龙虾:看到了乐乐妈妈的英语课,海归宝妈的英语说得很地道!我家在回龙观,可以预订起来了!


没头脑不高兴:已经打在下周把娃“扔”到大圣妈妈的工作室了,真的太美了吧……


摩尔妈妈:下载摩尔妈妈APP,发现更多“摩尔妈妈”




7月1日
摩尔妈妈正式上线


立即识别下方二维码

下载摩尔妈妈APP



- 更多精彩内容 -


【共享育儿】

摩尔妈妈共享育儿宝典


【公司介绍】

摩尔妈妈——中国首个社区共享育儿平台

携程梁建章再次创业:共享育儿摩尔妈妈

摩尔妈妈创始人姚娜:当妈不易,我急切盼望共享育儿


【在家创业】

“家庭早教”创业计划正在招募中,帮你在家0成本启动创业


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可以了解更多社区摩尔妈妈



点击“阅读原文”,报名摩尔妈妈“家庭早教”创业计划,0成本启动在家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