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市场】张家口市好“月嫂”难求 提醒准父母早作打算提前预定

张家口日报2020-12-02 12:50:27
张家口日报quanzhangjiakou

❤爱生活,爱张家口❤

点标题下张家口日报关注

爆料求助的童鞋请加小全儿微信:zone0313


随着时代飞速前进的步伐,火车北站己完成了历史的使命,光荣地退出了舞台。可挂在候车大厅的表,依然嘀嗒嘀嗒着走着。望着这个时钟,我浮想连翩。它又一次把我带回七十多年前那阴霾密布的灰色年月。

那个年代,表,是稀罕玩艺儿。普通百姓家里几乎都没有表,肚子还填不饱要表有什么用呢?只有那些大买卖店铺,机关衙门,殷实阔绰人家里才有表,有的还不只一个:墙上有挂表、桌上有西洋八音表、有落地大钟,随身有怀表,手表。他们有表大都为了摆阔显示富有。穷百姓家自古以来就是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掌握时间就靠祖辈传下来的习俗经验,夜晚看天上星宿,听鸡鸣狗叫,白天看阳光影子。遇到阴天下雨,那只好糊涂着活着过着混沌的日子。幼年的我,家住在火车站附近曹家胡同,紧挨着铁路大厂,火车站。昼夜传来的是火车的汽笛声。在我的记忆中,那时早上八点多钟由北京开来一趟票车(客车)经过土尔沟,拐到现在的工人俱乐部,火车站上的信号灯亮了,扬旗落下,进站时火车头上有一大钟,前后摆动,“当当当”响个不停。晚上十一点也有一趟票车进站,也是车头上响钟声。记得那时的货车是用汽笛,车头上没有大钟。一般货车没准点。以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午十二点工厂也响一次汽笛声。

家里没表,娘就靠着火车的汽笛声约摸着时间。没有表照样过日子。可是,自从十四、五岁的哥哥到鬼子办的火柴公司当了童工,家里没有表麻烦就大了。哥哥早起上班经常迟到。那时洋火公司有个规定:无论冬夏,都是早晨六点至六点半进厂。工厂开门放人,能进去就能领到上工牌子。去早了,不到点不开门。超过六点半,工厂就关门。进不去就领不到上工牌子,就等于这天没工作。冬天夜长还好些,夏天夜短哥哥往往睡过了头,迟到就进不了厂子。为了按钟点进厂工作,哥哥晚上就多喝水,让尿憋醒,醒了就不敢再睡了。也不知道几点迷迷糊糊就起来带上干粮,拿上破棉袍,到工厂门口等着排队进厂。往往起猛了,到了工厂,离开门还差两三个钟头,只好就裹着棉袍蹲在厂门口迷糊一会,等着工厂开门放人。更糟心地是遇到下雨天沒地方避雨,只好站在雨地里等。

看到活累、饭食差、晚上又睡不好觉,累得皮包骨的哥哥,娘想出了个主意。她让哥哥放心睡觉,自己睡到半夜醒来,就顶着星星去火车站看表。那时车站候车室墙上有个大表。看看表离上工时间还早,娘就在候车室坐着等到凌晨五点,再起身回家叫醒哥哥去上工。这样哥哥赶到火柴厂的时间就富富有余。这样,无论刮风下雨,娘总是夜半醒来,去火车站看表,回来叫班,从不间断。就这样慢慢形成习惯,到了点,娘就自动醒了。有时候不知为什么候车室锁门,娘就绕进车站里,到搬道房去看表问时间。起初值班的以为娘是要饭的,后来说明情况,人家才明白。就这样坚持了一年多,父亲觉得长此以往不是个事儿,咬咬牙从慎昌钟表店买了一个双铃马蹄表,还带个玻璃罩。全家高兴地不得了。有了表,上好铃铛,到点就响,哥哥就能按点上班了。娘再也不用半夜去火车站看表了。可是,娘每到半夜还是照醒不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适应过来。

一切苦难的日子一去不复还了,我们也长大成了家。好日子来了,爹娘没享了几天福,就早早地离开了我们。分家的时候,哥哥为了留个念想,收起了那个锈迹斑驳、早己断了条的双铃马蹄表。每每看到这块表,我就想起了娘天天半夜三更起来,拖着两只小脚步履蹒跚地去火车站看表的情景……啊!火车北站的表,你见证了那个苦涩年代,你给了我们温馨和慰藉,留下了抹不去的回忆!我会永远记住火车北站那个难以忘却的表。

作者冯心


本版编辑:张小雯儿

张小全儿运营小分队集体晒萌照向小伙伴们问好!

张家口日报——新闻消息全知道

张家口日报是张家口微媒体的倡导者与领先者

有态度,爱生活,享优惠,尽在张家口日报。爱张家口,请关注『张家口日报』。

回复 m 进入张家口日报微网站首页

回复 v 进入微张家口微社区

回复天气查看张家口实时天气

回复新闻查询张家口最新资讯

回复影讯查看今日电影院排期

★全粉儿会★

小全儿Q群:153552810

小全儿个人微信号:zone0313
商务合作联系电话:2051990
更多资讯请关注张家口新闻网

http://www.zjk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