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甄岳来,她和女儿缔造了康复传奇!

大米和小米2021-09-20 07:16:53


点击收看2018年自闭症日甄岳来视频



前言


甄岳来:中国第一代家长,孤独症社会性康复教育创始人。


甄岳来的女儿曾患孤独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孤独症在中国医疗和教育领域还鲜为人知,在没有任何资讯、没有任何前人经验和现成理论、方法可以参照的情况下,甄老师夫妇对女儿坚持不懈进行社会性教育,女儿完成了义务教育,职业高中教育,20岁大专毕业后找到第一份工作,25岁恋爱,26岁结婚,29岁怀孕生女…像每一个女孩儿一样,她经历并体验了人生应该经历的各个阶段,完成了为人妻、为人母的人生角色。


这就是甄老师和她的女儿缔造的传奇,这就是中国的社会性教育缔造的传奇!

 

二十多年来,甄老师将帮助迷茫中的家长当做自己的责任。她身患癌症后,仍然坚持为家长和教师进行社会性康复教育指导,在全国各地开展讲座,并出版了《孤独症儿童社会性教育指南》《孤独症社会融合教育》两部著作,撰写了《自闭症儿童融合教育支持》《自闭症儿童智力开发》《自闭症言语功能康复训练》《自闭症儿童行为塑造与矫正》《自闭症儿童情绪与人际交往功能训练》《自闭症儿童数学教育》《自闭症儿童自我意识培养》等10部社会性教育系列教材。


 

甄岳来:丑小鸭的蜕变



女儿从小就显露出了早慧的特征,两岁认识一千个汉字,能背几十首儿歌,语言清晰。后来,她的发展似乎开始停滞,和别人家的孩子比起来,女儿显得有些不一样。


比如,常常独自一个人长时间踱步、转圈,双手无意义地举起晃动,并伴有自言自语。固执地“依恋”一件小物品,如小玩具、纸片、草棒等,拿在手里单调地重复抖动,走路、吃饭,做任何事时都不肯放下。


与大人对话时,只有短暂的目光对视,然后转而注释其他物品,或表现为目光散乱,不看谈话对象。缺乏主动语言,很少主动和父母说话,不提问题,但是问他时可以有被动的应答语言。


语言词语刻板,缺乏生活化语言,说话时节奏急,语调高,使用“你”、“我”、“他”较晚。不和同龄孩子说话,更不会和同龄孩子游戏、交往,别的孩子主动接近她时,她总是躲开,喜欢一个人独处。按成人的指令做事的时候,注意力不集中。


行为刻板化,一但打破了她的刻板化程序,便大哭大闹,情绪反映激烈。睡眠时间比同龄儿童少20%——30%,入睡困难,长期熬夜,兴奋起来就难以控制。动作不协调,偏食,消瘦。


1

 

女儿入小学时,我们确定了通过教育干预在年满16岁,也就是青春期时实现康复的总目标,并且制定了小学低年级、小学中年级、小学高年级和初中这四个阶段目标。行为一个一个地纠正,难点一个一个地突破,效果一点一点地积累。回顾起来,孩子每一阶段的发展,基本符合我们的预期。


1990年,5岁半的女儿进入普通小学的学前班,这是她接受的唯一一年正规的学前教育。


1991年,6岁半的她进入普通小学,6年后,她和其他学生一样,完成相同的学业,通过了小学毕业考试,取得她人生中社会性发展水平的第一个证明——小学毕业证书。


随后,3年初中,3年职业高中。岁月如歌,虽然艰苦卓绝,但当年的丑小鸭实现着向社会人的一步步蜕变,经过中学、高中,女儿的问题行为明显地消失了,情绪也越来越趋向于平复,尤其是自我认识大踏步发展,在很多情况下她能够做到自我克制,自我约束,自我调节。更可贵的是,高中时期,女儿辩证思维能力的发展,使她处理问题的灵活性有较大进步。


2003年,高中毕业后,她升入大学,学习商务英语专业,并于2007年毕业。毕业后不久,经过独立面试,她顺利在一家便利店就业,成为一名营业员。


2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伴随着中国孤独症康复行业日益崇洋媚外、形式化训练到处盛行、各路方法遍地泛滥的同时,我们毅然让女儿置身于常态的社会生活当中,在生活中训练,在训练中生活,将正常社会环境下的压力转变为动力,让孩子在真实的生活情境中不断遇到问题,然后辅助孩子解决问题,在一次次解决问题中,使孩子的思维能力、社会功能都获得最好的发展。依靠长期不懈的社会性教育,原来步路蹒跚的丑小鸭,一天一天,蜕去了原来的容貌,终于,她变成了一只期待着飞翔的天鹅。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是女儿上初中时,有一天,我在房间里忙着,听到女儿在客厅里清亮的一声喊:“妈,吃饭了哈,饭做好了!”这一声,平平常常,带给我的却是莫大的享受。


3


我的女儿,她打理着日常家务,开启了职业生涯,更揭开了情感生活的序幕。


在她的伙伴们纷纷恋爱结婚的时候,我看到了女儿的眼中飘逸着憧憬,脸上绽开了对爱情的向往。那几年,爱情与婚姻是她与同龄女孩间说得最多的话题,于是,在女儿26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带着女儿前去相亲。


生命的花季如期到来了。女儿有了属于自己的情感期待,有了自己的秘密,有了我无法给予她的心理感受和生命经历。那以后,我发现她经常躲在房间里,关上门打电话。我永远记得让我感动至深的那一天:女儿打完电话,从房间里走出来,脸颊绯红,眉间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妈,这个世界上,除了您和我爸,还没有人说爱我,今天,我听到了这句话!”


这是她的人生,她体验到了应该属于她的东西。一年以后,女儿走进了婚姻。


4


2013年,在全家的企盼中,一个小生命开始孕育了。女儿的妊娠反应非常剧烈,几乎无法进食,三四个月内,体重减了近40斤,而且伴有高血压。我心理压力极大,心疼女儿,几次劝说,想让她终止妊娠。


但是,女儿坚持要做妈妈,她坚定地说:“我一定要生下我的宝宝,谁也别想反对!”我被她做母亲的渴望深深地感动了。


2014年春天,女儿顺产,生下了她的女儿。这一天,在中国姥姥的行列里,多了一个甄老师。伴随着婴儿一声声的啼哭,一个健康、聪明的小生命,给我和女儿的人生,也给一家人的平凡生活,铺就了最动人、最绚丽的华彩!

 

宝宝出生四个月后,我因为结肠癌住进了医院,这一次离家,近四十天时间,出院后,接着就是化疗、复查、中医,频繁地往返医院。家里没有月嫂,没有小时工,没有保姆,女儿承担了喂母乳、洗衣服、夜里照顾孩子等等大部分家务。母亲,这一角色激发出的爱与责任心,真的让我异常地感慨……

 

转眼间,四年多了。


一个屋檐下,每天柴米油盐,锅碗瓢勺,老人孩子,生老病死;一个五口之家,有时候吵吵闹闹,有时候其乐融融,这是传奇吗?


其实,这就是生命与生活的交响曲,而奏响这一旋律的,不是哪个高明的专家,更不是哪个“神奇”的方法,而是属于中国的社会性教育。






大米后记:与甄老师四小时的倾心长谈


甄老师和大米交谈


访问甄老师一家的愿望由来已久。原因很简单。甄岳来老师的书籍曾帮我们一批批家长走出最初的迷茫。何况早就知道甄老师已经当上了姥姥,最近,又听到了一些关于她们祖孙的传说,对这样一位绝无仅有的“中国姥姥”,我想知道她和她的女儿、她的外孙,到底演绎着怎样三代同堂的生活?


第二,我更想探知的是:如今年近花甲的甄老师,从中国孤独症康复的荒蛮时代走过来,她到底用了什么神奇的方法,又是怎么样神奇地创造了这样一个三代同堂的生命奇迹呢?


2018年5月14日,在我知道甄岳来这个名字9年之后,我终于见到了祖孙三代——甄老师,她的女儿和小外孙,真是令我感慨万分。

 

那个下午,我与甄老师有长达四小时的谈话。我听到的并不是一个关于她自己多么悲切、多么艰辛的过往经历,她也没有彰显自己多么地与众不同,没有夸大自己的成就与优越。



反而,她说得更多的是对孤独症真相的揭示——用甄老师自己的话说,她是“从皮看到肉,从肉看到骨头里”:“孤独症的康复不是追求教孩子一些片段的桌面知识,不是教会孩子一些生活中根本没有用的形式技能,孤独症的康复教育最终是为了教会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下去的社会功能——换句话说,我们的孩子最应该学会的是怎样在生活中解决问题!让孩子干人事,说人话,有人味的康复,这才是康复的真谛!

 

这么多年,甄老师都在坚持孤独症家长的培训,她说,对家长说出孤独症的康复真相,这是她晚年的工作,是她生活的意义。

 

“在中国,还有很多家长对社会性不了解,或者有误解,有很多‘社会性盲’。很多人还不知道,社会性教育何止拯救孩子,它首先改变的是父母自己的心理状态,它还给我们的是一个完整、和谐、真正意义上的家庭生活。”

 

对于女儿,甄老师直白地告诉我,如果说女儿是成功的,那不是因为她有多么地完美,而是因为她已经承担了她身为女性的所有角色,如果说她是一个奇迹,那不是因为她的能力,而是因为她懂得她自己是谁,什么是自己的责任,她每天都在尽心尽力地生活。


甄老师正给大米讲述孤独症儿童发育轨迹


在与甄老师女儿的对话中,我验证了甄老师的这番话。

 

就餐时,和我打过招呼后,她就转向了孩子,从此,她自然流露的慈爱目光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孩子:拿水壶给孩子喝水,带孩子去洗手间洗手、上厕所,我想和她闲聊几句,她只简短应了两句,视线一直围着女儿转。

 

我问起她和老公的感情,她很直率地说,没有一开始双方在一起那么热烈了,变成了一种日常的亲情。我问她是否还有再要一个孩子的打算,她摇摇头:“我和老公都不愿意再要了。因为孩子太费精力了。”

 

我问她:“你想要孩子将来做些什么工作,或者说,上一个什么好学校,你对这些有要求吗?”

 

她回答:“我对她没什么要求,我觉得她能成长得人品正,能够很善良地对待别人,我就满足了,我不希望她有多优秀”。

 

她告诉我,她会经常在家陪女儿做游戏,不过一般都是“应女儿的要求”做配合。她会给女儿讲故事,孩子会安排她充当动画片或者游戏的角色,比如玩小兔乖乖,她就说我当“兔娃娃”你当“兔妈妈”。

 

谈到婚姻,她说:“我觉得吧,谈恋爱、结婚、生子都经历了,就是完整的人生了。”

 

我问她:“但是你自己更享受和更喜欢哪段的生活?”


“我觉得都有好(的一面),如果没有那种经历就不完整了。”


“就是说,没有经历过你就会觉得缺一段。”


“对,如果没有这个小孩,我还是会觉得缺一部分。”


……

 

对话中,我理解了甄老师说的:“这是属于她自己的生命过程,我只是帮助她实现了人生的完整体验。”是啊,这是多少父母的梦想,是又多少家庭的渴望呢!

 

看着活波可爱的小外孙绕膝嘻戏,姥姥的脸上始终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她真的是集天地之灵——像每个乖孩子,她是爸爸妈妈血脉的结晶,她是姥姥社会性教育的杰作——这就是发生在这个小生命身上的奇迹。


辞别了祖孙三人,我决定在“大米和小米”平台为甄老师、为社会性教育开辟一个专栏,由甄老师亲自执笔。


“大米和小米”要做的是:对于千千万万的中国父母,不仅仅是让大家看到一个很多家庭、很多孩子可以期待的未来,中国姥姥,三代同堂,这已经不是一个传说,更重要的是,大米和小米要告诉大家,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最终修成正果!

 

甄老师也直率地说,作为行业的头部自媒体“大米和小米”,如果缺少了“社会性教育”,那会是“大米和小米”公号的一大遗憾。

 

接下来

甄岳来老师将在

“大米和小米”开设社会性教育专栏

了解她和她创造的社会性康复教育

敬请期待!


加入大米和小米QQ群 
一起分享讨论




儿童成长中心值班手机


深圳 13682646196 / 18938044894

上海 18516618207/18521556705

广州 18620202651/18620202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