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收视造假费从4000飙到90万,郭靖宇的“打假”动了谁的奶酪?

娱乐资本论2019-03-21 12:53:02


作者/王雅莉 陈滢


“ 我想说的,都已经写得很清楚了 ”,导演郭靖宇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挂了娱乐资本论拨过去的电话。小娱第二次打过去,关机。


让郭靖宇陷入爆炸性话题的正是因为他日前在湖北大学演讲时公开向收视率造假宣战。



郭靖宇透露新作《娘道》播出前自己曾按某卫视购片主任的要求“拜见”某操纵收视率的“大神”,对方要价90万一集,“电视台买我的片才130万一集,也就是我们要70%给他们当保护费才能播出。”


郭靖宇称自己并没有妥协,开播前还遭到威胁,“因为我坏了他们的规矩。”15日,他在微博发长文,决定与操纵收视率的黑团伙决战,呼吁整个影视行业团结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毒瘤。


圈内苦收视率造假久矣!


《天盛长歌》《美人私房菜》都因为收视率过差遭遇腰斩。更多数剧集的命运是,想要出人头地必须不惜高价购买假收视率数据,以保障达到电视台要求的播出标准,逃脱停播命运。买卖收视率成了行业内的潜规则。



2012年,在新疆地区做到0.8这个数据漂亮的收视率,仅需要4000元一集,而现在要冲进全国收视前几,需要90万一集!造假成本一路狂涨,这当中有多少钱进了造假者的口袋,有多少又流入了产业链中呢?


郭靖宇实名发文揭露行业收视率造假后,一位动作片导演在朋友圈激动写下:“特别开心,原来也有正义在。”更有不少影视从业人员为郭靖宇的直言敢说拍手叫好。


郭靖宇会成为第二个崔永元吗?买卖收视率,会不会成为继是演员征税之后,下一个监管热点?郭靖宇的实名举报是否能带来行业的健康发展呢?


郭靖宇实名揭露行业收视率造假


15日,导演郭靖宇在个人微博上发布长文《起来,与操作收视率的黑势力决一死战》,炮轰电视剧行业收视率造假现象。引起热议的是由他执导、其妻子岳丽娜主演的《娘道》。该剧于2018年9月5日在江苏卫视、北京卫视首播,并在腾讯视频、爱奇艺、搜狐视频同步播出。



郭靖宇表示《娘道》2016年拍摄,2017年做完后期。但迟迟等不到播出时间的原因,是自己“没拜对山头”。他指出,某新上任的卫视总监要求其向操作收视率的“大神”出钱购买收视率,对方开价90万一集,80集的剧要价打到7200万,并称如此剧集才可以安排播出。郭靖宇还透露,该“大神”宣称,“去年播的平均收视率破2的某剧,是三个团队一起买;又说今年某两位大明星拍的剧,花了钱,但没找他,数据没上去,卫视很生气,不会给制片公司结账的。”


郭靖宇透露因为自己未购买收视率,某卫视频道总监特意跑来北京游说另一家拼播平台北京卫视先不播《娘道》,“他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能让我郭靖宇坏了他们的规矩!”


根据这部剧上星情况来看,除了文中直接点名的北京卫视外,郭靖宇口中炮轰的“某卫视”,有可能是江苏卫视。早在去年十月,江苏卫视的招商会上,郭靖宇的《娘道》就是主推的项目。



而根据公开资料,2017年10月10日下午,江苏省广播电视总台电视传媒中心召开干部工作会议,会上宣读了人事任免通知,任命副台长任桐同志兼任江苏卫视频道总监。


郭靖宇还透露,这位索要7200万卖收视率的大神,是与《娘道》同时期在竞争平台上正在播出的剧集的总制片人和出品人。


与《娘道》同时期播出的剧有《月嫂先生》《武动乾坤》《天盛长歌》等,其中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拼播的《月嫂先生》首播时间是8月23日。该剧的出品方是江苏稻草熊影业等。



集导演、编剧、制作人多重身份的郭靖宇近年来作品不断,他的多部作品《铁梨花》、《新射雕英雄传》、《灵魂摆渡·黄泉》均被观众熟知。


此次,郭靖宇公开表示,“我今天说的话,都可以负责,主管部门、纪检部门、公安机关都可以来找我取证”。对于行业内普遍存在的收视率买卖造假内幕,郭靖宇十分气愤,“这个行业再这么乌烟瘴气下去,就彻底没有未来了”,他还呼吁全体同行站在一起,“彻底清除假收视率的毒瘤。”


这并非他第一次公开炮轰收视率造假。


早在2015年,电视剧《大秧歌》播出,导演郭靖宇爆料,开播前他曾遭遇了“收视率警告”,“暗示我的、挤兑我的、想说服我的、威胁我的都有 ”郭靖宇明确表示:“君子不与贼人为伍。”


《大秧歌》播出时,果然遭遇了收视数据的异常。首播当晚,武汉的收视率从前一天晚上2.23下降到了0.35,三亚收视率从1.09下降到0.01,常德、济宁两市的收视数据更是为零。


卖收视率的人成了评价者


收视率造假一直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


早在2012年,《大祠堂》的出品人王建锋就曾爆料,“只要有钱,无论什么剧、无论在哪里播、什么时间段,收视数据都可以购买。一年花5000万元就可进入全国收视前十。”据王建锋透露,找数据公司买当地(如西宁、乌鲁木齐等)收视率,每集剧的推广费用为3000~7000元。



2016年12月3日,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第七届财新峰会上炮轰了收视率造假问题。光线传媒在2015年初停掉了电视剧业务,“当时我们看到的所有的电视节目、电视剧,可以说他们的收视率90%以上都是假的。”


12月4日,电视剧《美人私房菜》《在浙江卫视播出,当天收视率仅为0.184,甚至还不如浙江卫视平时播放广告时的收视率高。其制片人严从华发声明表示,收视差是因为没有买收视率。该剧播出后第二天,有关人士就告知他,无论如何要将收视率做上去,否则将撤剧。不过当时买收视率的价格已经达到了40万一集,且不一定能买到。12月9日,《美人私房菜》因收视率过低被撤档。



前段时间,《天盛长歌》播出后也同样遭遇了收视滑铁卢,首播收视率仅为0.558%。8月16日,片方发布了一份自律声明,表示“《天盛长歌》坚持一真到底,无论面对多么巨大的外部压力,也不会参与任何数据的买假造假。”字里行间暗示着其他电视剧大多都有收视率造假行为。



因为收视率太差,《天盛长歌》从原定的70集删减至56集,被迫提前从湖南卫视“下架”。针对收视率问题,娱乐资本论联系了《天盛长歌》的出品方辛迪加影视和东申影业,均没有得到实质性回应。


人人都买收视率,也就意味着都没买。导演尤小刚曾表示,刨除个别热点戏,几大卫视收视率过了0.3的,多多少少是买的,“唯独比较干净的是中央台”。尽管大家都知道收视率的水分极大,但还是得重视。“否则没有标准怎么弄啊?所以,标准被污染,行业就真的面临毁灭了。就算不毁灭,行业也会被接管,卖收视率的人成了评价者。”编剧余飞说。


余飞还提到,卖收视率的人为了对卖出的数据负责,可能会将他认为相对不错的剧的收视调高,拍得太差的剧要买收视的话他就拒接,以达到平衡。“这就变成了一种极其可笑的行业态势。”


谁能管管收视率造假?


收视率造假真的无药可救了吗?业内人士曾为此做出多次努力。


《美人私房菜》撤档后第三天,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法务委员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声明指出,购买收视率的价格已攀升至每集30万至50万元人民币。以全国排行前20家卫视频道每年播出13000集电视剧计,全年有40多亿人民币被非法窃取。



声明还呼吁,全国电视剧播出机构应配合制作业的打假行动,从即日起购买、播出电视剧,绝不再与收视率挂钩,禁止一切对赌行为。


但直到今天,对赌行为不仅依然存在,还愈演愈烈。“一般来说签约后卫视会先结给你30%~50%的钱,让你去买收视率。如果收视率没上去,尾款就不给你结了。”编剧汪海林说。当然这些也不一定写进合同里,而是会提前谈好,“郭靖宇的文章里写得很清楚了,没达到一定的收视率卫视就不买片。”


由于收视率造假屡禁不止,业内许多人都寄希望于相关部门的监管。郭靖宇发布声明后,河豚君联系了曾多次公开炮轰收视率造假的尤小刚。接通电话后他的情绪很激动,“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说得再多政府不解决有什么用?”



河豚君此前就爱奇艺关闭前台播放量一事采访过剧评人李星文,他也表示,收视率造假已经绑架了整个电视剧行业,“如果公安和司法部门不出手,光靠行业自身可能治理不了。”


所以,继影视行业征税之后,收视率造假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监管热点?汪海林提起两年前《美人私房菜》撤档后引起的行业震动,“好像当时有关部门是说,你们不要贼喊抓贼,你们不买不就完了吗,也不打算管。希望郭靖宇这次公开发声后,能够多少起点效果吧。”


比起网播量造假,收视率造假现象在行业里存在了十几年,早已积重难返,虽然隔三差五地就有业内人士出来振臂一呼,但电视台、片方和广告商早已被共同绑架,既是收视率造假的助推者,也是收视率造假的受害者,最终伤害的是整个行业。想单纯靠行业自律解决这个问题,恐怕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