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春节上海“一嫂难求”!面对丈夫的不满,女儿的询问,这位月嫂却不回家

上海观察2021-09-12 15:17:16

谁不想回家团圆呢?但有些事,总要有人来做吧。


 

“妈妈,你能不能让阿姨晚一点生啊,这样你就能和我们一起过年啦!”女儿的童言无忌,触动了月嫂刘秀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刘秀芹今年41岁,江苏淮安人,是一名母婴护理师,俗称月嫂。鸡年春节,她像去年一样,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选择了留在上海的客户家中,继续照顾产妇和新生婴儿。

 

过年不回家,丈夫当然有意见:“一年到头都在赚钱,过年也要赚,钱赚得完吗?”女儿时不时在电话里询问她何时回家,也让刘秀芹觉得亏欠女儿太多。她只能试着跟女儿解释:“人家生好小孩,过年没人带多着急啊,妈妈能帮就帮一把嘛。”

 

从2010年来到上海开始,刘秀芹做过家政、育婴师,最终选择了月嫂行业。“原因嘛,一个当然是收入高,另一个就是自己也确实喜欢小孩子。”刘秀芹如此解释道。经过4年的努力,带过了近40个新生婴儿,拥有《母婴护理证》《催乳师证》《小儿推拿证》等多项证书的她,终于跻身金牌月嫂的行列。月薪也是一路走高,从最初的5000元左右提升到现在的12000元左右。

 

根据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发布的《2016年第四季度家政服务业员工薪资指导价位》显示,母婴护理的薪资从高到低分为10518元、8667元和6389元三个档次。春节期间,报酬当然更高。

 

然而,刘秀芹觉得钱不是这么好赚的: “月嫂这个行业看似高薪,其实没那么简单,工作压力和强度都很大。一方面要照顾宝宝,一方面还要关注产妇。刚做的时候,很不习惯,又困又累,过了很久才适应起来。” 她解释说,月嫂一天的工作没有早晚之分,都要跟着新生婴儿的节奏走。婴儿的饮食、卫生、运动、生理指标观察,还有产妇的饮食、卫生、开奶、康复指导等,都是月嫂的工作范畴。比如,新生婴儿每两个小时就要喂一次奶,还有拍嗝,换尿布,洗澡,洗衣服。一晚上还要起夜三四次,不可能好好休息,只有找空闲的时候,才能抓紧时间睡一会,辛苦可想而知。在如此劳累的情况下也要保持好的心态,因为如果碰到产妇产后抑郁、恐惧,还要在心理上对其加以辅导和安慰。总之,别人正在吃年夜饭的时候,月嫂可能还忙得热火朝天呢。

 

正是因为工作繁琐,所以才“一嫂难求”。自从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后,月嫂行业也越来越火爆。想要找到称心满意的好月嫂,通常都要提前好几个月预定,刘秀芹的档期也已经安排到了今年5月。整个2016年,刘秀芹只回过家4次,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年前最后一次回家更是没待多久,就被告知客户提早生了,要立刻赶回上海。女儿曾跟她说:“妈妈,你走的时候别让我知道,不然我会舍不得。”

 

平时已经火爆如斯,春节想找个好月嫂更是难上加难。虽然有节假日三倍工资的诱惑,但一年一次团圆和休息的机会,还是很多月嫂无法拒绝的。节前的一项调查统计显示,春节期间八成以上月嫂、住家阿姨都有回家打算,导致月嫂等行业人数频频告急。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其实每年春节,都会出现“月嫂荒”。今年因为大量二孩出生,所以估计鸡年春节期间月嫂缺口要达到三成以上。但刘秀芹说还是有人和她作出了一样的选择:“我身边就有五六个月嫂没回家过年,坚持在客户家里带孩子。春节当然收入高一些,但我们之所以不回家过年,一来是产妇和孩子确实离不开你,二来你自己也有成就感。”

 

“这一行的成就感,就在于看着自己带的孩子一天天健健康康地长大,自己照顾的产妇平平安安地康复。”刘秀芹还笑着谈起了自己的“职业病”,“如果歇下来一段时间没工作,我就会浑身不舒服,甚至觉得无聊。有时候梦中还会惊醒,想着宝宝该吃奶了。”

 

“谁不想回家团圆呢?但有些事,总要有人来做吧。我也说不上什么坚守岗位,我就知道,答应了人家的事,就一定要做好。” 刘秀芹如是说。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上观新闻网站浏览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