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月嫂培训联盟

因为极品农村婆婆,我朋友一怒之下打掉6个月胎儿离婚!(上)

无聊胶囊2019-01-10 14:56:21

来源:天涯@艾达拉拉

整理:无聊胶囊


01


        上周五,LZ正挤在下班的车上,突然接到一个几年未曾联系过的旧同事电话。


        一接通,还来不及惊喜,就被提了一个让LZ震惊的要求:明天陪我去医院引产!


        话说这旧同事,就叫她琳吧。当初共事时,是公司的一枝花,漂亮、温柔、大方,人见人爱,不少人追求。


02


        后来LZ离开公司后,还陆续得到过一点消息。据说嫁了个不错的好老公,还在本城买了大房子,日子过得极舒心。


        从琳歇斯底里的述说中,这次让LZ震惊加颤抖不已的事件,原来是这样子发生的。


        实在太惨烈,加之牺牲了一个无辜的孩子(男孩),让LZ现在的手还在抖。


03


        琳的另一半,就是传说中有农村出来的男凤凰了。


        据说老家是个不富也不穷的地方,公婆家里也是一般而已。可是比琳就差远了。


        琳的父母都是退休干部,国企,哥嫂发展得也不错。两人都是毕业后从外地来本城发展。


        至于二人的相遇、相恋,应该和许多人都差不多吧,我想。总之就是爱上了,轰轰烈烈,非君不嫁,非君不娶。


        没办酒席,两人都图省事。互相见了下双方父母,婆婆给了1000元见面礼,事儿就算定下来。然后就是房子。


04


        琳和男凤凰在本城看了N个楼盘,以他们的工资,月供三千元左右,是没有太大问题,不过首付和装修、家电肯定不行。


        男凤凰月薪1W,存折上只有500块,全部支援家乡了。


        用他的话,我妈帮我存起来娶媳妇用的。可是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不提这一碴了。


05


        现在小两口要弄房子了,琳的父母赶紧拿出折子,10万块,无偿支持闺女,还无限歉意,女啊,爸妈能力有限,实在拿不出更多了。


        哥嫂开了一家小公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拿出了5万支援,再借了5万(无息贷款)。


        再加上琳自己工作以后拼死拼活存的钱(琳做策划,有时还写稿子发表),终于供了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房子。


        从琳两口找房子到买房到装修到入住,公婆虽然有联系,不过就反复表态,儿啊,爹妈老了,没有能力啊,帮不到你们,可苦了你们了。


        男凤凰赶紧表态,没有关系!我们靠自己!哪能要你们的钱!


        琳当时虽然心里很不是味,但也没有吭气,毕竟还沉浸在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的喜悦里。


06


        小两口有一段时间无比恩爱,就是装修房子那阵,虽听人说装修房子十个有九个夫妻要吵架,不过他们没有,前所未有地齐心合力。


        入住后才半个月,哥哥打电话来了,儿啊,你妈病了啊,有大半年了,不敢和你们说,怕花你们钱啊,知道你们不容易呢。


        男凤凰一听急了,什么?什么病?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看?啊?赶紧让兄弟送你们过来!


        现在房子搞好了,我和你儿媳妇正想接你们来享福呢?什么?没有钱?怎么可能?


        知道你儿子的房子值多少钱不?光这个壳,就是五六十万!你们只管过来!什么?没有路费钱?我给你们寄!快着点来,可不能耽误了!


07


        放下电话,男凤凰一查自己的卡,上面只有100块(那400,当然是添了东西了,多少也得出点钱吧,他自己说的)。


        于是十万火急让琳赶紧汇3千回去作路费。


        琳当时虽说仍旧不痛快,不过,人家说是生病,还很急的样子,大半年了,敢拦着么?只得乖乖汇了钱。


        于是,哥哥、小叔子、小叔子媳妇、小叔子两个女儿(一个三岁、一个一岁)、婆婆的弟、婆婆的弟的孙子,一行人浩浩荡护送婆婆来广州治病。


08


        到的那天,琳当时上班去了,有个比较大的策划案,不去不行。回来一开门,当场傻眼。


        每个房间,包括主人房,都是人,还有烟(那种大烟叶卷的)。


        一岁娃在她的丝绸被面上大睡,还尿了一泡,三岁娃穿着她的鞋子(500元)在”走秀“,全部人眉开眼笑夸:我妮聪明啊。


        男凤凰看到琳,一反以往的殷勤体贴(他们是谁下班早谁做饭),大手一挥:怎么才回来!(当时是晚上7点)快做饭,都饿了!


09


        琳当时脸上有点不好看,一半也是被那大烟叶给熏的,婆婆的弟立马说:


        哥啊,你媳妇脸色不好看,嫌弃咱乡下人呢,我说了不来不来,你非让我来,你看,招人嫌了不是。


        男凤凰立刻说,她敢!看您说的,她上班,用脑多,累的。我媳妇您不是没见过,不喜欢笑的。快做饭去!


        琳扫了下一屋子人,勉强笑了笑,说,要不,咱们去外边吃吧。我今天也累了,也没来得及买菜什么的。


        男凤凰一听,说,对啊对啊,咱去外头吃。


10


        婆婆不干了:我儿子虽说一个月1万块,可在这广州算个啥?你们就这么过日子?还是在家吃吧。


        都不是外人,你爸、你兄弟、你舅们也不是外人。


        男凤凰一听,对对对,还是咱妈体贴咱,快做饭去!


        琳跟男凤凰说:那咱们一起去买几个菜吧。


        因为这当儿她已经检查了一下大冰箱,发现能吃的几乎都没了,至今也没闹明白头天买的水果、雪糕、菜上哪去了。


11


        这一票人上午到,也就是中午弄了个饭啊。男凤凰答应一声,正准备出门。传说中生病的婆婆又拉大嗓门说:你个男人,知道买什么!我去!


        琳吃了一惊,说,妈,您病着呢,算了,我去吧。男凤凰笑了,说,你们想吃啥?于是一片嚷声,震得琳耳朵嗡嗡响。


        虽然小区附近有大超市,也有菜市场,不过等买完菜、做完,已经是九点了。这中间,哥哥和婆婆的兄弟还喝酒,只能干陪着。


        男凤凰刚准备收拾碗筷,婆婆又不意了,嚷,儿子,你现在一个月1万块啊,上班多累,还要洗碗?一边就准备掉泪:我儿命苦。


12


        这时男凤凰的兄弟瞪着老婆:快收拾!没个眼力见!


        男凤凰赶紧冲琳:喂,你怎么回事?琳没吭气,默默收拾了,等她冲完凉上床,已是近一点钟,凌晨。


        刚开始,婆婆还想睡主人房,直接把行李都搬到他们房间。琳发现苗头后,把男凤凰拉进卫生间,压低嗓门说:


        你今天让任何一个人睡我的婚床,我就烧了这间屋!于是才避免了主人房被糟蹋。


        男凤凰搂着琳说,老婆啊,你今天受委屈了,我对不起你啊,没办法啊。


        爸妈一辈子低头做人,好不容易把我给熬出来,没办法啊。你将就下。过几天,咱弟和舅们肯定会回家的。


        等妈病好了,不用我们说,他们自己也会走的。哪里住得习惯。你忍下,我会补偿你的。


13


        琳听了,心里稍有宽慰,自己的委屈不是没人看到啊,老公不就明白着吗,他家就这风俗,没办法不是。


        我不支持他,哪个支持他呢?再说了,他们又不住一辈子,我熬一下,就过去了。我撕了老公的面子,不就是撕我自己的面子么。


        于是枕着老公的胳膊,香香地睡着了。


14


        第二天,两口还在做梦呢。重病的婆婆来砸门:琳啊,起来啦,准备做早饭啦。我们没所谓,你男人还要上班啊。


        琳挣扎着看一下手机,我的亲娘啊,凌晨四点!


        这时男凤凰也被吵醒,没好气地吼了一嗓子:妈,一大早你不好好睡,抽什么风!我们是七点起床!早餐都是到楼下买面包牛奶!


        一分钟后,厨房里传来乒乓响声,动静之大,让全体人都迷糊说晃了出来(除了孩子)。


        公公叉着腰瞪着婆婆,死老婆子,你又不会用煤气,你折腾个啥?这不有媳妇在吗?干嘛啊?


15


        男凤凰看琳瞪他,赶紧说,咱爸妈早上都吃面条或米饭,没法吃牛奶、面包。琳说:嗯?那意思我以后每天四点钟起来做饭?


        这时婆婆说:四点早吗?啊?我们乡下,那鸡一叫,哪个媳妇不是立马起来烧饭?


        琳问:是吗?那妹妹(指小叔子媳妇)也是这样子?


        小叔子媳妇赶紧往后缩了一缩,极轻声地嘀咕道:有病。小叔子马上揪着他媳妇回屋。


        琳也甩头进屋,很大力地关上了门。


16


        沉默了三分钟(大约),婆婆嚎叫:苍天啊,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噢。我辛辛苦苦拉扯到我的儿,指着过点好日子。


        我欢欢喜喜来看我的儿啊,到头来要看人脸色哟。我做人没得意思哟……老天哪,开个眼啊,欺负老人不得好死哟。


        估计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在外面大眼瞪小眼,束手无策。也没人哄劝,光听婆婆在那唱,琳也没听懂,反正好梦是没了,只得躺着郁闷。


        没办法,从小到大,哪见过这阵势,没经验哪。反而是小叔子夫妇,一直闭门不出。


17


        没这一会,物业不干了,值班管理员带一保安来敲门,原来邻居投诉了。婆婆不理,唱得更起劲。


        男凤凰觉得没面子了,朝物业挤了挤眼,说:妈,你再闹,他们要罚我钱了!


        婆婆立马止声:啥子?凭什么?我在自己家里哭,我防着谁了我?


        物业会意过来,正色道:大妈,您刚住进来吧,不知道本市不允许噪音扰民吗?我们已经接到投诉了。如果您再不收声,我们要开罚单了。


        婆婆赶紧不吱了。这事算是告一段落。


18


        说回男凤凰之前说的除公婆以外的平白多出来的那几个,不是说住”几天“就走么,最后是住了一个月(估计那家是火星时间)。


        吃够了,玩够了,带着大包小包,还有票子,心满意足恋恋不舍地回家了。


        走时婆婆哭得泪眼婆娑,呜,这就走,没意思。再来啊。这大城市不好玩,跟坐牢一样!


        等他们走,琳初步算了一下账,这个月一共花了1.5万,不包那3千路费(之前寄的)。


19


        这时,琳突然回过神来,问男凤凰,咦,妈不是说重病,要过来看病的?这一个月,可是天天在玩,我看脸色好得很啊。


        男凤凰不乐意了,那叫脸色好?那高血压病人脸色都好!妈忍着的,怕咱担心不是。


        这一个月,咱忙成这样,哪里有时间带她看病?琳迷糊了,可是,咱忙是因为你兄弟一家和你舅们在这里,才忙的啊。


        每到周末,他们要去玩,逛街,深圳、珠海、肇庆,玩了个够,还闹着要去香港看下。好在户口在老家,一时没法子动身,不然就真去了。


20


        于是,接下来这6个月,就是轮流在本市各大医院转,还住院。男凤凰一手操办的,琳忙着上班挣钱,没顾上。


        男凤凰那半年,工资扣了不少,靠琳顶住。就算不吃饭,那房贷不能短,银行分分钟要收房的。


        从病历上看,琳没看出什么大事,无非高血压,腰腿痛。住院呢,就是打个吊针、做个理疗,吃点药。


        婆婆还打电话给老家众位关注她的乡亲,都没怎么治呢。没办法,还是痛啊。


21


        话说凤凰妈辗转本城各大医院,住了没多久,不顺意了,为什么啊?但凡住过院的,陪过病人的,都知道医院的伙食啦。


        于是,男凤凰和琳“商量”,你看,以后你是不是做点可心的饭菜送到医院去?咱妈咱爸都瘦了,那医院的饭没法吃。


        琳瞪大眼,你觉得我有时间做好饭再送去?我中午也是吃盒饭哪!


        男凤凰说,那早上中午就凑合,晚上总可以吧?总得让咱爸妈吃一顿可心的不是?


22


        琳说,广州交通你不是不知道吧?我就算6点正常下班,我到家得几点?买菜、做完得几点?


        就算我不吃,赶紧着送到医院得几点?你也不怕把你爹妈给饿死!


        凤凰可能觉着有理,不吭了。就这样,凤凰妈在医院住一住,再回来,又换家医院,再住住,又回来。


23


        一直折腾了半年之久,花的费用就没法说了。男凤凰的工资是高啊,1万块,可是,在结婚前,每个月只留下基本费用,其余全部上交了。


        前面说过,理由是存着娶媳妇的,可是到了男凤凰结婚,这钱就被黑了,琳还不能提,一提就得吵 。


      男凤凰那意思,做小辈的,怎么能盯着老人的那点子可怜的养老钱呢?咱有手有脚,咱自己挣不成?


        所以到买楼时,男凤凰的折子上,就只剩下500。


        琳和男凤凰在婚事确定下来后就去看楼,一登记没多久,就买下了。登记后,男凤凰的钱自然也没再上交。


24


        不过,男凤凰认为他能持家,琳太大手大脚,不会过日子(这也是事实),于是,经过协商,财政开支由男凤凰把持。


        就是说,琳的收入,也上交给男凤凰。然后呢,每家父母每月孝敬2K银子。


        除了供房款和日常开支,剩下的,存起来,名字是男凤凰的,但折子在琳手里(琳说这叫互相牵制)。


        可是,琳的父母坚决不要那2K,而男凤凰的父母呢,则很是哭天抹泪了一阵子,觉得委屈着呢。


        娶了媳妇,儿子上交的钱钱就一下子缩减为2K!没天理啊!


25


        供房后,由于琳的钱基本全被贡献给房子了,其实小家的财政已近赤字。


        但由于男凤凰工资还可以,琳的收入也不算低,基本工资有3K多,再加上绩效、小外快什么的,应该是很快能攒起来的。


        可是由于凤凰妈这一折腾呢,那一年,他们的日子过得很紧巴。


        有时甚至让琳一恍忽,觉得自己好好的,结婚做什么啊?连吃口好的,都会被男凤凰唠叨。


        咱妈还在医院呢,你就不能省着点儿?不吃那雪糕你会饿死?


        好在凤凰爹妈在医院日子多,因此虽然不舒坦,但总算是没什么大的过节。


26


        琳为什么选中男凤凰呢?现在总结有几点:


        1,在恋爱时(或者说男凤凰家人不在眼跟前时),男凤凰的确是温柔体贴,百依百顺,那种略带点憨厚的神情和举动总是让琳心动。


        2,男凤凰显得很孝顺,琳觉得孝顺的男人肯定没什么大毛病。


        3,去男凤凰家见家长时,男凤凰一家显得很真诚、老实、质朴。


        凤凰妈总是在人前人后把琳夸成一朵花,琳觉得很受用。琳觉得和这家人打交道,可以放心。


27


        话说凤凰妈在医院折腾半年之久,瘦了不少,估计也是实在熬不住了。


        瞅瞅实在是治不好了(你想啊,高血压啊腰腿痛啊之类的老人病,您住美国,也治不好吧?),坚决不再住院。


        拉着男凤凰的手,眼泪汪汪地说,儿啊,妈这半年,实在拖累你了啊。妈实在不能再住了,再住,媳妇该有小话了啊。


        妈图个啥,不就希望你和和美美过小日子?妈老了,这病么,是没什么好治的了。


        你的孝心妈也领了,你放心,妈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不过熬着罢了。儿啊,只要你过得好,妈就高兴了。


28


        把男凤凰感动得,回来后对着琳眼泪也是哗啦哗啦地流,咱妈总是为儿女想,操心了一辈子!


        琳听完男凤凰的描述,总是别扭,后来想,可能不是自己妈?因此没法子体会?


        是,凤凰妈不由分说,坚持出院回家。


        琳也暗自舒了一口气,再住下去,她也快熬不住了。谁知那口气还没舒下来,更大的郁闷又开始。


29


        为什么啊?凤凰妈开始在她的家当家了。


        首先,凤凰妈在她上班时,把全家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包括主人房。


        从琳的衣柜里翻出琳的陪嫁新床上用品拿到自己房间用上(全套啊,枕头、被子、床单,陪嫁中最贵的一套,琳没舍得用),把琳准备的床上用品收起来。


        琳回来后,气得半死,又不好发作,拉着男凤凰私下狠狠说了一顿,男凤凰低头不吭。


30


        洗衣事件:琳再三交代,全家衣服要分开洗,内衣外衣也要分开洗


        凤凰妈却坚持把所有衣服扔一起搅,包括琳的华歌尔、安莉芳什么的。


        琳实在没法,只得把自己来不及洗的衣服藏起来,想等下班回来后再洗。


        结果凤凰妈总是会挖地三尺搜出来。不由分说按自己意思处理。


31


        琳刚开始不好意思,总是让男凤凰去说(因为不一个地方,语言沟通也有点障碍),男凤凰总是嗯嗯啊啊干答应着。


        琳后来发现男凤凰根本没去说的意思,就只好硬着头皮直接交涉,妈,以后我的衣服您别操心了,我自己洗就成了。


        凤凰妈瞪大两眼,马上笑,行,行,本来吧,我想我没事儿,想帮你呢。你们上班多忙啊。


        琳高兴了,心想男凤凰真没用,你看多大件事,就打个招呼嘛。


32


        结果到了晚上,关起门后,男凤凰怒气冲冲问琳,你什么意思?你嫌弃咱妈?琳说,怎么会啊?


        男凤凰说,那你为啥不让咱妈洗你的衣服,你不就是怕自己的衣服和爸妈一起洗觉得脏吗?


        啊?以前不见你多讲究!我们俩的衣服不都放一起洗?啊?他们脏,我还是他们生的呢?你倒不嫌脏?


33


        琳这时委屈得都快哭了,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两口子,我们的衣服放一起洗不好正常吗?


        再说了,那内衣不也得分开洗,还得用手洗啊。我那华歌尔几百一件呢。你放洗衣机搅,不就洗坏了吗?


        男凤凰不吭了。


        然后有一回,琳就听到凤凰妈给老家不知谁打电话,我大媳妇好着呢,就是能花钱哪,我儿的钱都被她花完了。


        你不知道啊,那胸罩都得几百一件哪,就那一点儿破布,啧啧。


34


        做饭事件:这也是老一套了,如果男凤凰不回来吃饭,凤凰妈就只做一个菜,青菜,有时还没炒熟,还有话,我就爱吃生的!


        琳吃不下,就自己下厨去炒多几个菜,一般是肉菜。凤凰妈就会把脸一扭,坐那生气。


        凤凰爸这时就会去劝,算啦,孩子自己想吃,自己炒,你跟着吃就成了。

35


        这件事,男凤凰倒是站琳一边,时不时跟凤凰妈说:


        琳就爱吃好的,你老人家爱吃素,她爱吃肉,那咱就有菜有肉,大家都吃得高兴嘛,是不是?


        于是凤凰妈听了儿子的,终于不再坚持做素菜。


        可是在做汤上,她较上劲了因为琳喜欢煲汤,男凤凰也赞不绝口,凤凰妈发现后,也不甘示弱,也学着煲。


        可老太在汤里放大量花椒、八角,有时还有小茴香之类!


36


        第一次,男凤凰喝了一口,皱眉,没吭气。琳就直说了,妈,汤里不能放这些大料,广东汤讲究清淡。这种汤不好喝的。


        凤凰妈没吭,笑了笑。然后从此,那汤里的花椒八角是一天比一天多,密布一层!


        凤凰妈还使劲给他们添一大碗,说,快喝!香着呢!妈手艺不好,让你们见笑,没办法,人老了,就是个废物,讨儿女嫌的。        


        于是,男凤凰和琳就苦着脸喝花椒八角汤。再到公司附近狂喝凉茶。


        终于有一天,男凤凰憋不住了,说,妈,您能不能不放这花椒和八角在汤里了,你儿子快喝死了。


        凤凰妈瞪他一眼,从此,那恶梦般的汤才算完。


37


        中间,还有若干家务事,应大家要求,就不再一一细述,总之,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破事。琳呢,总是在被动应战,一退再退。


        因为男凤凰说了,这是我妈,你就不能让着点?她能活多少年?她能在这呆多久?


        就在琳忍到不能再忍,绝望之极时,大救星出现了。小叔子媳妇又怀上了第三胎(想生个儿子啊)。


        于是小儿子打电话来,妈,你快回来,你媳妇这回一定生孙子!。凤凰妈赶紧收拾,催着男凤凰快快订票。


        男凤凰自然不乐意,拖啊,磨啊,就是不准亲妈走,最后终于订下票。


38


        那几天,男凤凰失魂落魄,琳好生奇怪,说,你妈又不是不再来了,现在你弟媳妇怀孕,总得有人在家照顾不是。


        你垂头丧气干嘛呢。都成家了,三十几的男人了。


        男凤凰不吭气,因此,琳也始终得不到他的真实想法。不过,就是觉得暗自奇怪。


        凤凰妈收拾了N个大包,再加上儿子硬塞的一个月工资,欢欢喜喜直奔回家服侍二媳妇去了。


39


        走前,拉着琳的手上,娃啊,妈在这里,可是拖累了你们啊。花了你们那么多钱,你们要多少年才能挣回来啊!


        不花这些钱多好噢。对不起你们啊。


        琳一时居然说不上话,只好狠狠咽下唾沫,干巴巴地说,妈,这是我们应该的,您就别寻思了。男凤凰在一边苦着脸,一副愁样。


        凤凰妈说,琳啊,可要好好过日子啊,两个媳妇里头,你最能干,妈最喜欢。


        回头你想妈了,打电话过来,妈马上过来看你。妈真是舍不得你们啊,没办法啊。


        妈一时也不会死,不过也活不得几年,能守你们一天就是一天啊。男凤凰的眼睛又红了。琳心里郁闷之极。


40


        于是,琳几乎是欢呼雀跃送走凤凰爹妈,男凤凰蔫了一阵子后,又恢复常态。两人又开始恩恩爱爱。


        琳说,平心而论,没有凤凰家人在眼跟前,男凤凰绝对是个好男人。有时,她几乎都觉得以前发生的那些不快的的事,都是在发梦而已。


        他们在平静过日子同时,凤凰弟媳妇生了老三,又是个闺女!


        凤凰妈郁闷得,男凤凰赶紧说寄5K给弟,凤凰妈勃然大怒,有什么好寄的!你还过日子不过!都是自家兄弟,讲的什么虚礼!


        凤凰弟生前二胎,凤凰妈也坚持不许他寄钱,不知是否因为生女的原故。


41


        但怒归怒,媳妇和娃还是得拉扯,据说二媳妇亲家不是好惹的主。于是,日子一晃就到了今年。


        关于小宝宝的问题,琳的本意,想过二三年再说,因为总觉得没存多少钱,心里慌。


        之前两口的打算,为了优生优育,琳一怀上就辞职回家待产,专心生宝宝,等宝宝大点了,再出来上班,前提存够足够的银子。


        可是,这个宝宝就那么无意中来临了,初时,琳很是慌了一阵子,因为原计划中的什么提前三个月吃叶酸啦、锻炼啦、禁酒啦,都没实施。


42


        琳爸琳妈知道琳怀孕后,大喜,赶紧让琳不要上班了,专心呆在家生育宝宝。男凤凰苦着脸,左算右算觉得银子不够啊。


        琳妈赶紧说,那爸妈每月支持你们一千五,做为生活费。琳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呢。


        刚开始,男凤凰向他家汇报怀孕。凤凰爸妈也是大喜,一个劲说:


        儿啊,你可得和琳说清楚,一定要生儿子啊。咱老*家的根,不能断在你们这一辈啊


        男凤凰哭笑不得,听了一番罗索后就商量减少养老费的问题,意思是琳要辞职,这样他们的压力会很大。


43


        琳家还主动提出每月贴给他们一千五的生活费呢,那咱那二千是不是少给点,一千成不。


        凤凰妈狂怒,破口大骂,大意是老娘当年怀了你个催命鬼,还天天下地干活。


        生你当天都发作了,痛得半死,还在地里,没一个人帮忙,只得拖着一大车东西慢慢挪回家,往地上一坐就开始生你个王八蛋。


        现在你个狗日的有两个臭钱,刚种上就把老婆当神供起来,连你老娘的生活费都不肯给。


        男凤凰被凤凰妈一顿狂骂,蔫了,只得乖乖照给,可是面对琳父母的宽厚,多少觉得没脸。琳心里也不痛快,没说什么,可是脸在那摆着。


44


        琳父母知道情形后,急了,怕女儿不开心,赶紧那个一个哄,劝完女儿劝女婿。


        大意是人家在乡下,没有保障,紧张钱也是正常的,咱何必为这个闹不开心,倒显得小心眼。


        父母留再多钱有什么用,百年之后还不是孩子们的。


        于是,琳就办好手续,回家呆着了,不过公司老总和上司比较喜欢她,一时半会没了她,有些事也不太顺。


        于是她业余时间还帮公司写点东西,顺手挣个零花。


        男凤凰的表现还是不错的,家务事一切免了,还请了钟点工专门做饭包靓汤,连冲凉洗脚都是男凤凰上。


        琳很是过了一段滋润快活日子。随着琳肚子一天大过一天,由谁来照顾月子的话,自然提上日程。


45


        琳的爸妈刚好在照顾她哥嫂的孩子,才一岁多点儿,自然分身乏术。琳呢,是早早跟男凤凰挑明,不乐意公婆侍候月子。


        于是,就计划找月嫂及保姆,先由月嫂照顾2个月,接下来由保姆负责。男凤凰一同事生过孩子,还热情帮他们推荐了人。


        保姆还好说,月嫂的费用就有点贵,不过琳的哥嫂说了,2个月月嫂费,由他们负责出。后顾之忧解决,琳和男凤凰算是开心了。


46


        可是没开心多久,公婆还是带着人来了,一张口就是要琳生儿子,又拿手擦眼泪,对男凤凰说:


        儿啊,你们可要争气啊,你兄弟没儿子,妈在家里都快抬不起头啦,有回和你婶子吵架,人家一张口就是没孙子的绝户,妈当时快死过去啦。


        这时两个追赶打闹的丫头哗一下冲过来,重重地撞到琳的肚子上。


        琳哎呀叫了一声,男凤凰赶紧把她扶到沙发上坐好,又揉又摸搞了半天,好在也没什么事。


47


        这当儿,凤凰妈开始大声地打鸡骂狗教训那两丫头,总之乒乓声一片。


        琳的头在嗡嗡响,终于回过神后,问,这两小鬼住几天?


        男凤凰赶紧说,咱弟搞了个小型加工厂,忙不开,咱妈就带来了。咱弟说了,不白住,给生活费。


        琳的血刷地一下直冲上脑门?你的意思是,你妈要带这两人服侍我的月子?男凤凰没吱声。


48


        凤凰妈大嗓门开始广播,琳啊,这话你就见外了。


        你们不是有月嫂和保姆跟这儿的吗。又不是外人,你兄弟的孩子,你正经侄女儿不是。


        琳这时已经觉得胸闷心慌,连手都在颤抖,男凤凰也感觉到了,赶紧握着她的手,用企求的眼神看着她。


        琳冷冷地问,你们来之前,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吗?你们决定带这两个小鬼到我家住,有问过我吗?


49


        凤凰妈尖叫起来,什么?我上我儿家,我和我儿说声就成了,你现在什么意思?


        琳冷笑着问男凤凰,成,就算你说得对,你上你儿的家和你儿说声就成了,那这意思,是你同意他们来的?还拖两个小鬼?嗯?


        男凤凰陪笑说,老婆,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你看,这我不是没来得及和你说呢嘛。你不是出去玩了嘛。你看,来都来了……


        琳大吼一声,合着你们全家当我二百五呢!


50


        琳气得大吼一声后,倒是把凤凰一家吓呆了几秒,没见过这样。


        凤凰妈嘴一咧,又开始嚎唱,哎呀,我命苦啊,我欢欢喜喜来看我的孙哪、、、


        还没唱完,男凤凰一声大吼,闭嘴!凤凰妈愣了,连琳也愣了。男凤凰板着脸,用前所未有的坚决,说:


        玩几天,你们就回去吧。琳的月子,我们都安排好了。你们不用管了!让你们不要来,非要来!


51


        凤凰爹一直没吭气的,这时说,琳啊,这次我们没打商量,是我们不对。不过你妈也是一片好心。


        你看来都来了,非要我们走,我们回去脸往哪搁?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来照顾媳妇月子来了。都羡慕我们有了城里大孙子。


        我老*家这一辈,也有个广州娃,多好的福气。这下子没几天给媳妇撵回去了。这老脸往哪里搁。说着,老头就掉开了泪。


52


        琳说完,径直洗洗,睡觉。那两丫头老实了一阵子,又在打闹追赶,琳大喝一声:


        睡觉!再吵我把你们从阳台下丢下去!摔死你妈个狗日的!两丫头愣了下,乖乖不出声了。


        凤凰妈又尖叫,你怎么这样说孩子啊,你可是有知识有文化的人哪!你……


        凤凰爹沉着脸喝住她,回屋去!于是凤凰妈唧咕着牵着两孩子进房间了。


        晚上男凤凰舔着脸上床,被琳连打带踢赶出房门。男凤凰不敢和她拉扯,只得在小书房将就一晚。


        琳一夜没睡,那口恶气憋在心里头。于是睁着眼看表,等到凌晨四点,开始砸小书房的门:


        起来!做饭!我饿了!妈的,嫁你有什么用!怀着你孩子,连口热乎饭都吃不到嘴!于是一家子被吵醒,面面相觑。


53


        可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没事要生事。由月嫂照顾琳的月子,2个月后由保姆接上。


        这个方案,早在5月,男凤凰就通报了家里。凤凰爹妈也是同意的。


        一则,老二那三个娃也确实得有人看着,二则,侍候月子和奶娃也不是个容易事。


        用凤凰妈的话,我都侍候3个月子了,磨人哪。还夸男凤凰有孝心,舍不得爹妈受累。


54


        可是才过一个月,凤凰妈变卦了,突然之间就死活要来侍候月子兼长住,要带到琳的孩子上小学!


        琳这回坚决拒绝了,斩金截铁告诉男凤凰,我一辈子可能就生这一个宝宝了,我和你妈合不来,我可不想到时变成仇人。


        男凤凰呢,一开始,也觉得他妈没必要来,家里都安排好了。可是架不住凤凰妈三天两头哭


55


        凤凰爹刚开始没表态,后来可能也撑不住,就打电话跟儿子说:兄弟姐妹几个,你妈打小最疼你,现在你生娃,你妈要不在,她觉得过不去。


        再说了,爷爷奶奶侍侯媳妇月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不然,亲戚们还会以为我们不和睦。


        琳如果想让月嫂照顾,那就还请那什么月嫂和保姆也行了。就让你妈在眼跟前看着她孙子不就得了。


        你妈说了,城里讲究生一个,生男生女都一样。你妈也不介意你们生男生女的,你怕什么呢。


56


        男凤凰犹豫了,觉得他爹出的也是个好主意,对啊,月嫂保姆咱照请,爹妈也照来,又不累着老人,又满足老人看孙的愿望。


        而且多个人,多少多分力,那多舒服啊。


        于是就跟琳商量,琳仍旧一口回绝,男凤凰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琳这次这么坚持,也有点不快,说:


        你是不是对咱妈有想法?那是我妈?她生我养我,无非就是点生活习惯不同,就得罪你啦?那你意思以后我们永远不再见面?


        琳说,什么事都好说,这件事不成,我希望我的月子过得舒心,不希望在月子里置气。


57


        男凤凰软硬兼施,琳就是不松口,那边又催得紧。


        还惊动老家的三姑六婆,什么你妈血压又高啦,什么你妈天天在家哭啊,什么你妈吃不下饭啦。男凤凰左右为难。


        不过,当着琳的面,如果凤凰妈打电话来哭闹,男凤凰还是软言细语劝他妈,等孩子大了再来,也是一样的。


        于是,整个六月,都在凤凰妈不依不饶的电话轰炸中度过。一眨眼,又到七月啦。


58


        七一那天,是周日,琳的原公司有个同事过生日,盛情邀请琳去。于是琳欢天喜地去了。


        男凤凰跟她说,小心点,好好玩儿,平时在家也怪闷的,多玩会也没关系,到时我接你。


        琳的心里暖乎乎的。于是开开心心玩到吃完晚饭,同事开车送她回小区。一进门,琳差点栽个大跟头。


59


        客厅里坐着凤凰爸、凤凰妈、凤凰兄弟的大女儿、二女儿!琳站在门口,足足愣了一分钟。


        男凤凰赶紧奔过来,殷勤地提鞋拿包,问长问短。


        琳不吭声,冷冷地盯着男凤凰。男凤凰不敢对视,说,哎,那个,爸妈心急,自己就过来了,都到了车站才给我打电话,你看、、、


        哎,真是的。没办法。


        凤凰妈也过来,笑成一朵花,摸着琳的大肚皮,哎,我的乖乖啊,肚皮这么尖,又不显情,肯定是个儿子,哎,妈可盼到这一天了。


60


        第二天,男凤凰不敢上班,打电话请假。洗衣拖地做饭,和以往一样表现。凤凰妈的脸很黑,但没有出声,两孩子也安静了许多。


        琳一边啃水一边跟着男凤凰晃,一边不时说,第一天。


        男凤凰问,什么第一天。琳说,我给你限期三天,今天第一天。


        男凤凰苦笑着说,老婆,别闹了。你都当妈的人了,今年也三十了,不小了。平时跟我撒个小孩子脾气没关系,现在爸妈在这,你看笑话。


        琳说,笑话?没错,你们家这本经,是够笑话的,哭着喊着赖着要舒服儿媳妇月子,还拉扯上两小鬼。


61


        男凤凰说,这什么话,在乡下,爷爷奶奶带孙子那是天经地义的!我兄弟家的孩子也是孙子,我家的也是孙子,咱妈不也是想一碗水端平嘛。


        琳拉长声音说,哟,在一个儿子家带另个儿子的孩子,这也是天经地义的?这哪家规矩哪里的风俗啊?


        男凤凰不吭了,说,我不跟我扯,哎,你现在大肚子,都是我错,行了吧。我让着你。


        琳说,那你的行动呢?三天,记住,三天!三天过后,你还在和稀泥,和我的宝宝过不去,我就让你下地狱!


62


        第一天,由于琳的坚决和狠话,男凤凰终于意识到一点,一向温柔、贤惠、大度的老婆,这回看来真没办法糊弄了。


        于是晚上,男凤凰去客房,关起门和爹妈“谈判”。没多久,凤凰妈就开始嚎唱。


        为什么说是嚎唱呢,据琳说,那老太招牌动作就是一把坐到地上,然后一边嚎(应该是大声哭,可是没眼泪,因此叫嚎)。


        一边象旧时说书先生一样唱,一边双手还在腿上拍打。


        折腾了一晚上,男凤凰象斗败的公鸡,灰溜溜回房,围着大床叹气来回走。琳躺着看书,没理。


63


        第一天晚上,男凤凰由于没完成琳的要求,自然被轰出主人房。


        第二天,男凤凰依然不敢上班,可怜巴巴地守着爹妈老婆和那没出世的孩子,一副吃憋神情。


        琳不理睬任何人,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而凤凰妈也高高地扬着脖,不时唱几句“咱老百姓今儿真高兴”。


        琳心里快气疯了,又不想表现出来。婆媳俩就象一对斗鸡,彻底地、公开地铆上了。


        凤凰爹不时和颜悦色地、轻言细语地和琳搭几句话,琳也不好意思不理。


64


        于是又过一天,晚上,男凤凰在琳杀死人的眼神下,又关门开会。


        凤凰妈这次不嚎唱,而是大吼,我告诉你个狗日的没良心的东西!老娘我偏不走!我还就住这儿了!


        我要和你住一辈子!谁想走谁走!我呸!男凤凰又一次战败,回小书房思过。


        琳的心里突然揪了起来。不知下步究竟该怎么办。


65



        第三天,琳由于好几天没睡好,脸色很差劲,睡个大懒觉,懒洋洋爬起来,一出房门,男凤凰、凤凰爹、凤凰妈刷地围上来,吓得她倒退三步。


        于是拿毛巾的拿毛巾,倒水的倒水,热牛奶的热牛奶,琳一下子以为自己穿越时空进入皇宫,成了太后。


        整整一天,凤凰一家都是小心翼翼的讨好神情。琳的心里不由开始犯酸,那股狠劲也慢慢开始下去了。


66



        甚至想,至于这样吗我?老人想看个孙子,也没大错。至于生活习惯,大家再磨合磨合?


        反正有保姆有月嫂,我也不会受罪吧?自怀孕后,男凤凰还是挺维护自己的。


        也不再旁人面前装大爷,吆三喝四了。还买了育儿书认真地看着


        于是,琳心里想,或者还是算了吧。只要他们把那两小鬼弄走就成了。公婆毕竟是老公的爹妈。只是不好先开这个口,得等他们来先说。


67



        于是到了第三天晚上,好象是7月4号吧,男凤凰巴巴地跟到主人房,可怜地看着琳。


        琳看着丈夫似乎瘦了一圈的脸,胡子拉渣的,不由心软了。说,好吧,就让他们住下吧。不过那两小鬼得赶紧送走。


        男凤凰激动之极,赶紧冲出去报喜。


68



        没一会,凤凰妈开始尖叫,什么?送走大妮二妮?为什么?啊,你们不是没地方住,不是没钱,不是没人管。


        啊,还说不重男轻女?啊,你兄弟在家那么忙,你们能帮不能帮,啊?做人怎么这么自私!光顾着自己孩?


        她怀个金蛋呢?她爸妈还是什么干部呢,还受过高等教育呢,就教出这么个没家教的货……


        琳的血再次冲上脑门,盛怒之下冲了进去,大喘着粗气问男凤凰,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你是要你妈还是要我?


        男凤凰急了,你说什么呢?不要问这种无聊问题好不好?一个是老妈,一个是老婆,哪个我都要。搞不清你们女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


69



        琳回忆说,当时确实杀人的心都有了。


        不过突然之间,也就是电光火石那一刹那,她明白了,这个男人,是永远不可能站出来维护自己的了。


        琳说,自己活人快三十年,跟了这男人五年,然后就突然那么一刹那,脑子里开了条小缝,明白自己当了五年二百五!


        于是,她平静地转身回到房间,把门紧紧关上,把存折、首饰、重要票据全部收好,放在自己包包里。


        而凤凰妈却以为琳服软了,因为男凤凰似乎不站在她一边,很是得意,高声说了好些为人子为人媳的道理。一夜无话。


70



        星期四一早,男凤凰由于得上班了,就直接上班去了。琳故意迟迟不出来。公婆也懒得叫她。


        等他们带着两个小鬼下楼去买菜,琳迅速拿着收拾好的小包包,闪人。


        琳的娘家不在本城,那她能去哪呢?她有个最铁的死党---花,也在本城安家落户,晚上就联系好,要去她家住几天。花自然同意。


71



        花嫁的是北方人,和婆婆同住,平时也时不时闹个小意见什么的,但花家很消停,因为:


        1,大事上花做得主,只要花发起火来,花老公立刻投降。2,花的HN农村婆婆极老实,一辈子勤劳善良,任劳任怨。


        于是,花两口虽然那天得去上班,但花叮嘱了婆婆,有这么个人会来咱家住几天。于是花的婆婆就呆在家里等门儿,热情地接待了琳。


        等花两口下班回来,琳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72



        花的房子是二房,花提前和老公、婆婆商量好,这几天婆婆暂时睡客厅沙发,因为得照顾琳是大肚子,弄得琳怪不好意思。


        当晚,花把老公轰到沙发上,拉着琳说了大半夜的话。之前,琳没细说婚后的事情,觉得鸡毛蒜皮的,没什么好说。


        花听完,简直气愤不已,准备第二天就找男凤凰好好谈谈。而琳的出走呢,其实本意也是耍花枪而已。


        如果当天或第二天,男凤凰态度好点,积极追过来,左求右求的把她弄回家,或者把那两小鬼弄走先,只怕也没后来这么惨痛的局面。


73



        可是,男凤凰明显被凤凰妈洗脑了。凤凰爹妈发现琳不在家,也没理。男凤凰在当天下班后,才得知老婆愤然出走,自然也是打电话找人。


        琳在气头上,也说,我两母子打算死在外头也不让你收尸!你别找了!


        男凤凰学给凤凰妈听,凤凰妈恼了,甭理她!还上天了!她没啥地方好去,就算住人家家里,好意思多住么?


        过几天自己就乖乖回来了!丢不了!男凤凰这头猪,又把这话学给琳听,琳那个气啊。


74



        话说琳被气得跑到花家,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带走了要紧东西,可是骨子里,还是希望男凤凰追自己回来啊。道个歉认个错什么的。


        可是,男凤凰就光让她回家,其他不提。说多了,还说她不懂事。


        花没办法,亲自出马,打电话问男凤凰,到底打算怎么办?你老婆现在可是怀着你的孩子啊,你们家就不能让她点?


        男凤凰郁闷,可那是我妈,我能怎么办?我要气着我妈了,我也担待不起。花左说右说,男凤凰就一副蔫样,花傻眼了。


        琳怒了,这个台,是没法子下了,心呢,也着实冷了,我怀着你孩子,你都不能站我一边,可见心里的地位。


75



        于是下最后通碟:不把那4个人弄走,我就打胎去!不过了!男凤凰急了,哎,你不是说送走孩子就成了么?琳说,我改主意了。


        平心而论,说这个话时,琳也是赌着气的,才没真想打。男凤凰只怕也是这么认为吧。


        花两口还在绞尽脑汁想折呢,男凤凰又把琳的狠话学给他妈听了。


        凤凰妈又跳脚,叫她去打!她要不打她不是她爸养的!拿这个吓唬人!哪个信哟!


        于是,男凤凰这只猪又把话学给琳听,还跟花说了一次。意思,我妈都说了如何如何,我妈说的不会错。


        花急了,祖宗,你能不能不两边传话啊?


76



        大约是周四晚上和周五白天,琳把男凤凰约出来,花陪着,含着泪问男凤凰:


        我的问题改了,你妈和你孩子,你要哪个?你妈不回去,你的孩子就不会生出来。你做个选择。 


      男凤凰光在那吭吃,你又耍小孩子脾气,有这么选择的吗?我妈是孩子的亲奶奶,为什么非要做个选择?


        琳说,我现在怀着你的骨肉,你和你家让我这一次,不行吗?男凤凰没吭气。


        花在一边不停劝说男凤凰,看在孩子份上,不要和大肚子较劲生气。男凤凰不吭气。


        这次谈话,用花后来跟LZ的话来说,让琳跌到冰窟窿里。


77



        回花家后,琳抱着花哭,我用他的亲儿来要挟他,都不能使他维护我一次,你说,我还过个什么劲!


        是不是在男人心里,老婆永远是第二位的?


        花百般劝慰,琳还是伤心不已。然后把自己关在卫生间,狠狠地嚎哭。吓得花两口在外面使劲拍门,急得满头大汗。


        花婆婆也在外面一边哭一边拍门,开门哪,妮,不要想不开啊。没多大的事。大娘给你包饺子吃。


        你说都是一样的农村婆婆,咋就这么不一样呢。


78



        先吃饭去琳在卫生间里从嚎哭到抽泣再到没声,大约四个钟头,花一家守在门外,急得半死。本来有备用钥匙的,可一时也找不着在哪。


        绝望得不行的时候,琳打开了门,已经走不动了。花老公把她抱着床上躺着,花婆婆过来搂着她掉泪。


        琳这时却是平静下来,也不吭气。花觉得不对劲,就打电话给男凤凰,说,你快来看看你老婆吧。这次她是玩真的了,你可别后悔啊。


        男凤凰也急,答应着要来。可不想当时他在家里,花还以为他在单位或者外面。


        凤凰妈知道后,又大骂,认为男凤凰这时去,就是服软,以后不好管了。


79



        凤凰妈认为琳是拿胎儿要挟她儿子,因此不能让如这个意。说就算怀个龙胎,也休想在我老*家横着走路!


        花听得一清二楚,眼见男凤凰沉默,急了,不过男凤凰还是表示,会来接琳回家的。


        只是,等啊等啊,男凤凰却连短信都没再发一个。等花再打去,居然就关机了。花傻了。


        男凤凰后来解释说是手机刚好没电,可是花打家里固话也打不进,疑似被拔线,不过这是后话,追究没意义。


80



        花正急得抓耳挠腮,琳却从床上爬起来,拉着花和花婆婆的手,扑通就跪下了。把花们吓个半死,可是扯又扯不起。


        琳跪在地上,很坚决地求他们,陪她去引产,在她娘家人没来接走她前,容她在这里住。


        花急了,赶紧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快起来。不过我有个条件,就是,如果你再找个朋友一起陪你去。我就陪你。


        因为这个责任太大,我一家,担不起。于是,琳翻开电话本,找啊找啊,找到LZ了。


81



        LZ为何被选中?一,琳不想找最近的同事、朋友,事情太大,她要这个脸面。


        二,当年在公司,琳和LZ还是谈得比较知心,只是后来各奔东西疏远了。


        三,LZ有亲戚在医院。于是,LZ正在下班路上,接到了这个暴汗不已的电话及要求。


        于是,就从琳歇斯底里的述说和花的补充中大约知道了前因后果。


82



        LZ经过一夜痛苦思索及挣扎,决定不帮琳这个忙。为什么呢?


        1,这几年确实没和琳有多大来往,一来往,就要负这么大个责,真是负不起。


        万一引产手术过程失败,大人有个啥的,LZ要后悔一世,这是自私想法。


        2,如果琳只是一时冲动,过后后悔,LZ就是帮凶。


        3,六个月的胎儿,那都是人了,早产的话,也都能活了。


83



        据花说,从B超单(彩超)上,宝宝的样子一清二楚,紧紧的小嘴抿成一条线,秀秀气气的,特象琳。左边小拳上手指一根一根清楚得很。


        如果引产,太残忍,LZ受不了


84



        于是,LZ第二天上班后,再次和琳认真的谈了一次话,说干了口,琳只是沉默,轻轻说了句,麻烦你了,我明白你的担心,那就算了。


        然后琳自己收拾东西,去了医院。花两口没辙,跟着去。


        花婆婆在后面追,一边哭一边喊,妮啊,太狠心哪,一条性命啊,你可不能伤他啊。实在不要,你生下来给大娘吧,大娘养啊……


        花看婆婆哭得凄凉,也忍不住跟着哭。可是琳却居然没有一滴泪,平静得很。


        花后来说,琳是真下了横心了,还带上一本法律小册子,好象有一条,妇女有生育权之类,专门划上红道道。


85



        去医院后,直接说家变要离婚,因此孩子不能留。医院很讶异,不过收了,但是没立马做,而是让琳先住下了,再预约安排。


        这当儿,花两口拼命给男凤凰打电话,让他来医院。花老公破口大骂,你妈的B不是男人!


        男凤凰听起来似乎很着急,可还是不相信琳会下这个狠心,而且一再强调解释。


        凤凰妈年纪大了,古怪,没办法,万一有个好歹,自己要被老家人抽死的。


        琳只是闹脾气而已,应该不会来真的。麻烦他们看着。


        花哭了,说,就算她吓人的,你来看一眼,不成么?男凤凰说,好。


86



        LZ得知琳去医院,急得不行,好容易熬到中午,打的冲了过去,那时,LZ以为孩子没了,过后一看,还在呢,松了口气。


        花两口子大眼瞪小眼,还在做思想工作,琳呢,却始终不出声,不哭也不闹,平静如水


        看到LZ,咧嘴笑笑,姐,你来了。LZ于是也加入做工作。掰开了揉碎了,反复说,琳却成了个闷嘴壶,不发一言。


        也不知她娘家电话,没法通知,和花商量了半天,也不知如何是好。


87



        这时,那要命的男凤凰终于到了。从外表外,那真是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因此,LZ才叫他男凤凰。


        我们大喜,赶紧让他们独处一室,寻思着让两口先说道说道吧。


        结果,谈了好久,男凤凰出来了。显得很疲惫地和我们说,好了,她住两天,休息下,就回家了。麻烦你们照顾她了。


        LZ不由问,我们照顾?你呢?男凤凰显得为难地说,我还得回家看看,我妈这几天也病了。


        花老公这时忍不住了,说,兄弟,我们一起出去吃个饭吧,咱们交个朋友,好好说道说道。


88



        男凤凰坚持不去,说,我还得回去,晚了,我妈要担心,又得闹,她血压高,一不小心,就会过去了,我能怎么办啊?


        你们以为我担个活活气死亲妈的罪名好受么?


        花说,那,你担个活活逼死老婆孩子的罪名好受吗?男凤凰一副不置信的神情,这可能吗?


        之后就是一堆话了,什么父母不容易,小时如何难,好不容易日子好了,还让父母操心。


        又让老婆委屈,觉得自己很没用,也不好过,如何如何的。LZ和花没话说了。


        我们三个不中用的,就眼睁睁看着那一脸倒霉样子的男凤凰走了。回过神来赶紧找琳探听说了啥。


89



        琳淡淡一笑,没说啥,就是让我不要意气用事,否则他们难过我也会后悔。万一是个男孙,他妈妈要痛苦死。


        说到这,琳又笑了笑,说真的,他前面说的,我都很感动,也真是想改主意了,离婚不离婚的先不说,至少宝宝生下来再扯。


        不过,由于这句话,我还真是坚定决心了。


        花奇怪地问,为啥?琳说,我就赌一把,赌肚里的,是他亲爱的妈望眼欲穿的男孙!


        LZ赶紧点头,系啊系啊,你生了儿子,还怕他们欺负你?


        琳又笑了,错,就是因为是个儿子,我才要做掉他!啊?我们三又傻了。


90



        赶紧口水喷喷,继续轰炸,琳仍旧不表态。下午,LZ确定琳有足够的银子后,无可奈何地走了,叮嘱花有情况随时联系。


        这时,LZ其实心里一直认为,琳在赌气。不会来真的。


        周一做的手术。琳在做前,以短信分别通知了男凤凰和自己哥哥。然后关机。花两口请假陪着。LZ知道时,已经成了定局了。


        可怜的宝宝还没来得及在这世上留下一个脚印就默默地去了。


        花看了一眼胎儿,哭得很伤心。琳却仍旧没有一滴眼泪水,只是轻轻说,我好象听到宝宝哭了一声。就不再开口说话。


91



        花和LZ都提心她会出现精神抑郁的迹象,花于是紧紧看住琳,寸步不离。


        男凤凰带着爹妈赶到医院后,已经迟了。


        当时男凤凰在医院走道里,泪流满面,象狼一样嚎叫,拉都拉不住。


        凤凰爹就小声咕哝,我的孙哪,我可怜的孙哪。凤凰妈这回不嚎唱了,大声说,我媳妇和儿子吵架,我媳妇就把孩子做了!


        吵得没法,医生护士把这三个人请出病房。


92



        琳做完后,还得继续住院留观。花两口及花婆婆出了大力照顾着。


        琳的样子却是不哭不闹,反常之极,没精神就闭目养神,有精神就唱那个什么歌,好像是《胭脂扣》。


        什么“誓言幻做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情象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延续不容易,负情是你的名字……”


        花觉得糁人,跟LZ。LZ也觉得心里凉到极点,可是,也一时想不到办法能做点什么。


93



        琳的哥看到短信,吓了一跳,狂打手机,关机,打家电话,又没人接,又打男凤凰的,还是没有人接,急坏了。


        后来终于打通,花接的,简单告诉了情况,琳一家急疯了。于是紧急把孩子交给嫂子父母看着。


        琳的爸妈哥嫂,再带了琳的堂哥,因为那堂哥打小和琳大,感情也很深。安排了一下,第二天坐早班机飞来。


        琳妈几乎是一路哭过来的。到了医院,一家子抱着痛哭。可是琳还是没哭。可把家人急坏了。


        琳妈说,坏了,哭还好点,不哭只怕是脑子坏了。


        这时男凤凰送汤来了。琳的两个哥一边一个夹住他,就要胖揍。


94



        可是琳制止了,说,不要打他。不值得。凡事有因必有果,他种了这样的因,就有这样的果。报应到我的身上,那是我傻。


        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明白过来了。让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就成了。


        琳妈痛哭,孩子啊,你糊涂啊,这么大的事,也不和爸妈商量下?啊?天塌下来,不还有你爸你妈你哥们吗。


        就算不过了,也不用拿孩子出气啊。大不了回北京,爸妈守你和孩子过一世,为什么非要走这条绝路呢。


        你这孩子打小听话,怎么一拿主意就这么大个主意呢。


95



        琳正色道,妈说这话才是糊涂。既然不打算过了,还要这个牵挂做什么?我后辈子还活人不活人?


        您老还希望我将来继续和他们扯下去?我让爸妈哥哥来,不是为了帮我出气。只不过是帮我作个见证,这婚,是离定了。


        男凤凰哭了,坚决不同意离婚。


96



        琳看着男凤凰几乎要下跪,痛哭流涕的样子,伤感地说,我已经明白过来了,你为什么还要糊涂?


        我们在一起本来就是个错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不是你家的人,进错了你家的门。才导致我今天这个报应。


        大家都以为我赌气,其实这几天我想得太明白了。也许你是爱我的,可是,每当你家人,尤其你妈在眼跟前,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为了爱你,我付出了很大代价。我顺着你,不成。我不顺着你,也不成。


        难道我妈辛苦生我出来,是为了今天让你妈来作践的吗?这样我们过得有什么意思?


97



        男凤凰哭着说,可是我真的是爱你的!你要给我时间,那个是我的妈啊!


        琳说,我不想给你时间,5年了,我给得够多的了。算我求你,放过我吧。找个门当户对的媳妇,也许就消停了。


        琳哥毕竟是开公司的老板,看到妹妹这么坚决,首先可能就想到了利益问题,于是就喝令男凤凰快写离婚协议。


        那天的谈话,据花说,没有结果,琳没精神,讲不了多少话。琳妈光哭。琳爸黑着脸。琳哥们说不了三句,要揍人


98



        晚上花寻思着怎么住时,男凤凰怯生生说,要不,咱住酒店去吧?琳哥横他一眼,你出钱?男凤凰说,成,成。没问题。


        琳哥笑了,小子哎,不成。老子一家出钱给你们整了漂亮房子,还没住过呢。怎么也该轮到老子们住了。


        男凤凰小声说,住不下哎。


        琳堂哥说,住不下?笑话!咱家出了首期供的房子,还住不下?


        住不下好办啊。让那没出钱的滚出来,出了钱的住进去!他娘的如今这世道,有钱才是硬道理!


        男凤凰无话,于是,琳妈留在医院陪护。其余人跟着男凤凰杀回家去。


        琳妈不放心,偷偷让花也跟去瞅瞅,怕打起来没人拉,出了大事不好。


99



        琳哥和堂哥,据花报料,都是高大威猛,身高和体重都在180以上那种。


        尤其是琳哥,特别气派。男凤凰也是仪表堂堂,不过比起来,有点文气,气势上会短那么一点。


        琳爸曾经是个军人,身板刚硬挺直,也是特精神。这一票人虎虎生威地杀到男凤凰家,花连大气儿都不敢出。


100



        一进门,男凤凰忙招呼爹妈,热情介绍。


        凤凰妈说,呀,亲家来了。哎,你来得好啊。孩子们打架啊,拦都拦不住啊。你看给闹得。真是没法啊。琳爸没吭气。


        这时两女娃已是把家里破坏得不成样子了,见了人,也不招呼,还在皮。


        琳哥大声说,这里哪里钻出来的杂种,在我妹的房子里撒野?给老子滚出去!


        凤凰妈脸一拉,我说他大哥,你说什么呢?这是琳的侄女儿!


        琳哥说,狗P!我妹哪里跑出这种没家教的杂种侄女!


        一时,你一言我一语,吵了起来。凤凰妈又想嚎唱,被凤凰爹拉住了。


101



        凤凰爹可能也觉得不妙,赶紧拉着琳爸道歉,咱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子?没了的可是我的亲孙子,我也不好过不是?


        哪有爷爷奶奶要看孙子,要照顾月子,媳妇就做掉孩子的?谁知琳这孩子性格这么刚?早知我们就如何如何……


        这时琳一家已经不想听什么解释了,直接问,你们什么时候走?


        凤凰妈一愣?走?走哪去?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投奔儿子来了!我凭什么走?再说了,你家闺女还得做小月子,不还得我们侍候?


        琳爸问男凤凰,你爸妈和侄女,你什么打算?男凤凰不吭气。


102



        琳堂哥说,你丫给我想清楚,这可是我们家的房子!我妹说不让住,就不让住!直接知会你们就成了,用不着商量,明白不?


        凤凰妈尖叫,这是我儿的房子!我儿的房子!我儿一月一万块!我儿的!


        琳哥说,哟,亲家妈,真的?那这房子的首期,你老出了多少钱?你儿子出了多少钱?


        凤凰妈看着男凤凰,儿子,告诉他们!房子你有一半,是不?你不会一分钱没出吧?啊?


        男凤凰哭丧着脸,妈,你不是不知道,我工作以后,基本上钱都交给你了,我们买房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啊,我哪里还有钱?


        凤凰妈眨巴眨巴眼,一脸无辜地看着大家,花当时最快吐了。


103



        男凤凰垂头丧气,说,爸,哥,我错了,都是我的错,给我个机会吧。我也是没办法。


        琳爸说,我女儿现在不想和你过,我们支持他。前因后果我们不想追究了,谁是谁非也不扯了。


        我现在只恨自己当初教女教得太好,现在活该被人欺负。我希望我女儿出院后,你们一家子从这个房子里消失。


        凤凰妈尖叫,我们不走,我们凭什么走~我儿子一个月一万块!他有出钱供房子!这房子也是我儿子的。


        凤凰爹说,根据法律规定,我儿子有一半的,不管你们服气不服气。


104



        琳哥和堂哥对视一眼,笑了起来,哟,还研究过法律?那行,你们找你们的法律去。


        咱家不找法律,费那劲做什么?是吧?从今儿起,麻烦二老看好这两丫头片子,城里你们不知道吧,那人贩子可多。


        一不小心就没了,不知弄到哪,弄断手弄断脚的,天桥下要饭哪。可怜呢。


        还有兄弟你啊,出门小心点哪。这广州今天飞车党、砍手党也很多啊。那交通好象也不太好,好好的走着路,那车硬是开到人行道上压你啊。


        <未完待续~往下翻>